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人物专访

旗下栏目: 侨界动态 人物专访 华人公司 世界华声

梦里几番啼血泪,心中无限起恩波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2-20
摘要:深切缅怀恩师卢光雄先生 恩师卢光雄先生乃资深教育工作者,是教书育人的模范,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教育事业。 我在旅居香港前,卢老师曾在儋县教过我英语。恩师晚年患有忧郁症和帕金森病,时常住院治疗未见疗效,闻讯,我即安排香港国际传统医学研究会深圳专
深切缅怀恩师卢光雄先生
 

恩师卢光雄先生乃资深教育工作者,是教书育人的模范,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教育事业。

 

我在旅居香港前,卢老师曾在儋县教过我英语。恩师晚年患有忧郁症和帕金森病,时常住院治疗未见疗效,闻讯,我即安排香港国际传统医学研究会深圳专家予以调理。我每年也会邀约自己的保健医生到卢府看望恩师,并给老人家一些健体养身方法。2017年正月初,恩师致电本人,云及:“阿祥,我好闷啊......”当日,我邀约薛姓中医师一同前往看望。薛医师诊断为肺炎,建议马上住院治疗。恩师翌日住进罗湖医院,后因医治无效,于2017年2月20日上午12点15分与世长辞,享年82岁。

 

 

 

卢光雄教授,祖籍广西省玉林市,1935年10月19日生于上抚康区潭塘村。记得恩师生前曾向我聊及,卢氏家族分为三大房系,即“传善堂”、“存善堂”和“积善堂”,云及父亲的老屋位于该村中心。他还向我介绍,“存善堂”大厅正中有一对联:

 

存德存仁遗后裔;

善心善世继前模。

 

恩师家有一兄、一姐、一弟,其父卢品三老大人是写得一手好字之裁缝师,母亲是没上过学的农家妇女。恩师幼年曾在村里念了几年私塾,后随经商的父亲到桂平县石龙镇读小学,解放后在玉林完成初中、高中学业。1956年考入广州中山大学英语系,恩师大学毕业分配到海南岛儋县华南热作科学研究院工作。生命之灯因热情而点燃,生命之舟因拼搏而前行。由于恩师学富五车,既精英文,又通汉学,未久,调入儋县重点中学担任英语教师。

 

 

真正使人幸福的不是金钱与地位,而是正义与担当。恩师以“我们不是为自己而生,我们的国家赋予我们应尽的责任”为座右铭。正当他认真规划自己的事业时,中国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这对有梦想、有追求的青年人来说是一种不幸。据儋州教育界老前辈说,卢光雄是当年被批斗的重点对象,“打倒卢光雄”横幅随处可见。

 

 

恩师不论身在何处,他心里始终知道,教育乃是社会生活延续的工具。为不失教师风骨,他总是想方设法把学生们送往理想的彼岸,其中也包含了我。恩师认为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灵魂。忆当年,恩师敢于在课堂向学生讲解西方之文明,大胆地分析东西方社会制度之利弊,这在当时的政治环境里是需要足够的勇气,这也是我了解西方政治的入门课。师者也,教之以事而喻诸德也;一位好老师,胜过万本书。可以说,恩师的思想对我影响是深远的。

 

教学方法是教学过程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达尔文如是说:“最有价值的知识是关于方法的知识。”恩师出口成章,为人风趣,学生们对他的风标才器极为敬仰。“谈笑风生时获得知识,嬉笑怒骂间获得真理”乃恩师之治学方法,对于其教学风格,我曾撰联概述:

 

三寸舌头,论古谈今皆入道;

一支粉笔,书桃写李总关情。

 

教师自己愈是热忱,他的学生便愈会表现热心。有鉴于此,校园经常出现“鹦鹉学舌”、“邯郸学步”的场景,那是十分自然的事了,这种风气在当时被学生们视为一种积极、入时之象征。“光雄现象”使人懂的多,爱的也多。

 

社会的改造必须依靠教育的改造,恩师一直秉持“知识是抵御一切灾祸的盾牌”之信念。他与海南有缘,与儋县人民有约,其20年的激情岁月是在儋县教育系统度过的。儋县人民公认,是卢光雄老师以其超凡智慧与无限的博爱精神,开启了儋县英语教学的新天地。

 

 

最明智的人生态度,莫过于规划自己的人生。为了接近文明社会,为了支援特区建设,恩师一家四口于1982年迁居深圳。恩师被安排深圳市教育学院(现为深圳市信息技术学院)工作,师母苏锡梅也在该校供职。恩师说过,初到深圳时,他每周被学校派到沙头角为年轻人补习英文,回程顺道在中英街买些“港货”,藉以改善生活。1997年,恩师退休后,曾在香港新闻出版社任职数年,主要负责书稿翻译事务。期间,恩师喜欢随同我外出工作或探亲访友,或旅游度假,师生无话不说,言而无尽,情同父子,其乐融融也。可以说,这是恩师最愉快的日子,也是我最充实的时光。

 

人生意义的大小,不在乎外界的变迁,而在乎内心的总结。恩师退休后,仍不忘传授知识,他花了几年时间整理书稿,先后出版《琼岛飘零》及《谚语拾趣》著作,这是恩师的半生回忆录及其教学心得

 

 

知识、责任、人道不仅有益于个人生活,而且对公共生活起着有益的作用,这就是恩师的用心之处,也在在体现了“把一切知识教给一切人”的真实意义。今日重读《琼岛飘零》,让我对恩师早年“澎湃诗中多少梦”有了别人所不能理解的感受,也对“一切功名都由学识、道德的必然性而产生”有着亲切的体会。

 

 

恩师非常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他在住院期间多次与医护人员聊及我们的情谊。事后,罗湖医院吴高慧医生给我发来短信:“古先生,我还记得您老师的音容笑貌。记得有一次他特地把我叫过去,非常自豪地介绍您,还谈及你们的师生友谊。那天的场景,我一直记得......”

 

一朝从师,终身为父。后学与恩师往来近40年,彼此知人知面又知心。如今,恩师仙逝,我悲痛不已,涕泣交,近泪无干土,惟撰联思之,念之。

                                    

看今日,噩摧深圳,恸震上苍,西文译出悲伤句;

忆昔年,君出玉林,才横琼岛,汉语抒吟倜傥歌。 

             

卢光雄先生虽然离开我们四年了,每当想起恩师,仍思不眠以至曙,正是: 

 

梦里几番啼血泪;

 

心中无限起恩波。

 

 

                                     写于2021年2月20日

责任编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