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专栏作者

旗下栏目: 文学园地 评论言论 咨询问策 专栏作者

吉恩:懂水熟电的翻译官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非洲华侨周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9
摘要:哈比马那·吉恩的简历上,从海外事业部市场开发部到赞比亚卡里巴北岸项目,从津巴布韦卡里巴南岸项目再到刚果(金)布桑加水电站项目,简历上整整齐齐的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

哈比马那·吉恩的简历上,从海外事业部市场开发部到赞比亚卡里巴北岸项目,从津巴布韦卡里巴南岸项目再到刚果(金)布桑加水电站项目,简历上整整齐齐的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

 

 

他出生于卢旺达南方省的一个小镇,毕业于河海大学水利水电工程专业研究生学历,现就职于水电十一局布桑加水电站劳务管理员兼职中英法三语翻译。

 

梦想:一名水电工程师

 

吉恩的父亲是一名小学老师,他自幼聪慧过人,自然而然地背负上了父亲沉甸甸的希望,希望他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名有用的人。“可是我想成为一名工程师,从小每次看到修路建房子的,我都非常兴奋。”吉恩说:“作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我知道卢旺达需要水电工程师来振兴经济,提高人民生活。”卢旺达最长的河流尼亚巴隆哥河,分别从北、东和东南方向汇入最大的河流卡盖拉河,水力资源丰富。

 

高中的时候他就喜欢关注全球新闻,并且逐渐意识到自己国家的发展水平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差距还很大。“所以当时我就把自己的人生目标定位在基础设施领域,特别是水电站建设。”

 

虽然21世纪初的中国并不是发展最好的国家,但是吉恩亲眼目睹了中资企业在卢旺达修建了两座水电站。“那个时候的各个国家都自顾不暇,中国却向我们伸出了援手。”所以,他坚信中华民族,一定是一个善良而伟大的民族。

 

大学毕业后,他便萌生了到中国留学深造水电技术的想法,当时在朋友看来无异于天方夜谭。“所以有人劝我,与其这么不切实际,你还不如找个中国单位去工作学习。”吉恩并不赞同,他觉得毕业于理工大学电子通讯与工程专业的自己,并不具备成为一名水电工程师的基础。

 

2008年的中国发展迅速,令人瞻仰惊叹的各大工程犹如雨后春笋。作为八个孩子中的排行老三,他很清楚自己的家庭状况,也曾一度感到失落和沮丧,难道自己的水电梦想就注定这样扼杀在摇篮里吗?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08年,他以全校前五名的成绩毕业于卢旺达的最高学府——基加利理工大学,获得中国驻卢旺达大使馆组织的中国-卢旺达留学生交流选拔考试资格,并以公费留学生的身份进入河海大学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深造。

 

追逐: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中国读研的四年间,他参观了几乎所有的中国大型水电站。“我印象最深的是沙河电站那一次,正好遇到泄洪,我当时都惊呆了!”吉恩手舞足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这么恢宏大气的场面,那一刻,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国家也能有这么大的水电站,也在反思,怎么才能建成这么大的水电站?”怀着这样的激动,他学习更加努力。

 

研三的时候他就听说卢旺达一座印度人承建的水电站开工建设,所以四年研究生学习生涯结束后,他满怀希望地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虽然规模不大,但我的梦想总算有了平台。”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不管他怎么费劲口舌,这家水电站都只招聘普工,而并不需要这样高学历的专业研究生。

 

这样的“滑铁卢”让他再次陷入了苦闷和彷徨: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放弃?短暂的失落之后,他拿起电脑给水电十一局发了一封邮件:“研四的时候贵公司来我们学校招聘,留下了我的简历,现在我毕业了,请您给我一个机会。”没想到,不久他便收到了回复同时还有邀请函,他毫不犹豫地再次踏上中国之旅。

 

“中国水电给我的感觉非常专业,上课的时候也经常听老师提起,而且‘中国’二字让我感到莫名地心安。”他在公司海外事业部市场开发部,负责标书和往来信函的中英法三语翻译,表现出色,两个月后,启程前往卡里巴北岸水电站项目。

 

从此,职业生涯翻开了新的篇章。

 

圆梦:七年中国水电的翻译官

 

 

卡里巴北岸项目的监理方是法国团队,语言障碍问题此消彼长。“我在技术质量部负责质量控制和现场验收,他们想找麻烦的时候就需要我过去解释,语言畅通能化解大部分的矛盾。”吉恩说:“翻译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学习,从现场学,从图纸上学,从中国工程师那里学,觉得自己离梦想一步步地近了。”他认为,干工程质量必须过硬,只有这样才能在国别市场立足扎稳,2016年,卡里巴北岸扩机工程项目荣获中国境外鲁班工程奖,吉恩功不可没。

 

随后,他又转战卡里巴南岸项目,一待就是四年。

 

2018年,卡南竣工,项目经理杨社亚告诉他,你先回去休假,随时准备好去别的项目,但是又没有告诉他要去哪个项目。“原来说想让我去下凯富峡,后来又说刚果(金)这边更需要我,所以我就来了。”

 

刚果(金)是法语国家,小语种人才稀缺的情况下,吉恩再次发挥了自己的语言优势。

 

“这边的劳务一点英语也不会,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法语,大多数使用的是斯瓦西里语和林加拉语。”这两种语言对于外祖籍是刚果(金)的吉恩来说,小菜一碟。吉恩2018年7月来到刚果(金)布桑加项目,当时满目所及都是一片荒芜森林。“什么都没有,我和其他几位中国师傅就住在集装箱里,我从来没有在这么差的条件下生活过。”但是,他还是无怨无悔。

 

在他看来,总要有人走在前面,为后来者开拓平地。“这么多年,中水电一直没有拿我当外人,所以它需要我的时候,我必须挺身而出。”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初心不改。

 

极具语言天赋的他在刚果(金)炙手可热,其中不乏其他企业抛出的高薪橄榄枝,他并没有心动;2015年,他与邻村的一位姑娘喜结连理,从此便多了一份牵绊:“我没有动摇过,因为我知道我想要的是水电的平台,是跟中国工程师学习的机会。”

 

7年来,他逐渐适应了中国水电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效率。“说到底,还是中水电从来没有拿我当外人。”他长长呼了一口气:“海外事业部实习的时候,我在机关食堂吃饭;现在布桑加水电站,我又与中方职工同吃同住,归属感大概就是这样来的吧!”

 

“这7年来,我的脚步辗转各个国家,这是我的‘一带一路’,也是十一局的‘一带一路’。”工程建设的资金来源于中国,工程师技术来源于中国,但建好的大坝和修建的公路却是永远留给了翘首以盼的非洲人民。——这大概就是吉恩矢志不渝工作的意义。

 

供稿 | 中水十一局下凯富峡项目部

李金平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