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专栏作者

旗下栏目: 文学园地 评论言论 咨询问策 专栏作者

自主学外语方法探究之——背诵

来源:华侨周报 作者:韩红 孙丽华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6-22
摘要:学外语不是搞艺术,没有谁适合谁不适合的,但凡会母语的人,都能学会外语。 许多语言学家自身的实践证明背诵是学外语的最好方法。

【作者简介】: 韩  红 北京物资学院外国语言与文化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跨文化交际和非洲社会与文化。
 孙丽华 北京物资学院外国语言与文化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应用语言学和非洲社会与文化。

【摘要】 学外语不是搞艺术,没有谁适合谁不适合的,但凡会母语的人,都能学会外语。一些人压根儿不尝试学外语,或者尝试后不坚持,因此,尽管上了多年外语课,或在国外多年,也不能讲外语,这不仅少了了解异国文化的乐趣,甚至给生活和工作带来不便。外语学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那么,何以学外语?许多语言学家自身的实践证明背诵是学外语的最好方法。每天强迫自己背下生僻的单词、绕口的句子和艰涩难懂的篇章,那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被各个攻克,怎不让人畅快淋漓!必须强调的是,外语须带着兴趣学,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如果觉得学外语很痛苦,那就先放一放,把兴趣调动起来再学。

 一、 引言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日进斗金的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总是得意地说自己从没参加过任何英语培训班,一口流利纯正的英语是跟英语影视音像资料练的,也就是跟世界上最好的演员、播音员练的,几乎没花过一分钱学费!他自身英语学习的经历,给人以启示:外语是学(练)会的,不是教会的,即使花了不菲的价钱报了这家或那家知名的外语学习班,学(练)还是自己的事,没有任何人能替代。因此,不必四处打听哪里的外语班办得好、哪位老师外语课教得好,也不必迷信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外语学习方法。
 

二、外语学习的最好方法——背诵

外语学习的过程是输入——加工——输出,也就是背诵——练习——运用的过程。可以说,最有效的外语学习方法就是——背。有人会说:那太死板了吧?殊不知,那些看上去神气活现、说一口地道流利的外语的人,都经历过相当程度的死记硬背。古今中外,外语学习成功人士的经验,尽可一字概括之:背。林语堂说:“学外国语与学古文同一道理,须以背诵为入门捷径。” 新东方校长俞敏洪说:“学外语坚持重复就可以”;李阳高度推崇背诵的效果,他总是不无得意地告诉人们他如何得益于背诵,说:“背这个看似最笨的办法,原来就是学英语的最佳捷径。”著名外语教育家张道真、陈琳、薄冰无一例外地主张外语学习主要靠背诵。笔者一位学生,在大学里所学的专业是物流,但毕业时英文和德文都运用自如,他这样总结自己外语学习的经验:“记单词就是背词典,练听力就是做听写,练口语就是直接跟老外对话,练阅读就是限时做题,练写作就是背范文。其他神马都是浮云……”

三、背什么

著名文学翻译家林语堂、钱钟书背词典的故事,被传为佳话;李阳在开始疯狂学英语的头四个月里,就背诵、复述了十多部英文原版书和大量电影片段;备受追崇的新东方名师王强,在大学头两年里边读边背,将一整套林格风教材背一页撕一页,直至撕得精光,词句烂熟于胸。清末明初 “在西洋人中间走红”的辜鸿铭,是个背书怪才,从四书五经到千家诗,从莎士比亚戏剧到弥尔顿史诗,从德语宏篇诗剧《浮士德》到希腊文荷马史诗《伊利亚特》,所及必背,从而成就了一个精通九国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学贯中西的语言文化使者。

现如今,外语文字及声像资料随处可见,唾手可得,而且行文地道、发音标准。外贸文书、商务会话、海外生活指南、法律政务、文化科技、天文地理、文学名著、电影动漫,TOEFL、GRE、GMAT、IELTS词汇短语句型、范文等等,应有尽有,可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喜好选择。

在自己的专业和兴趣之外,具有了一定的外语基础后,看原版电影也是个很好的学外语手段,电影语言是最真实的、生动的语言,而且,每一部电影都是一段历史和一个社会的再现,通过电影,可以了解与该语言相应的历史和社会文化,语言与文化原本就是互为载体、相互依存的。

四、怎么背

各人的经验和体会不尽相同,可朗读,可默读,可轻声细读或大声诵读,也可半背半读或通篇背诵。真正适合自己的方法,只有在开口练外语时才能体会到。

具体做法,可选择适合自己的、附带文字的音像资料,跟着录音先掌握单词读法,然后与前后词语搭配,分短语和意群读,再将几个短语或意群连起来读,最后整句、整段地读,读的时候要理解所读的词、句和篇章的意思。听过一、两遍后,就开始边读边背,边背边记,熟记短语、句子最重要,还可以一边读,一边在纸上飞快地、反复地写这些词句,这样有助记住它们。总之,这是一个眼耳口手齐动员的过程,是精神高度亢奋的过程。一般来说,应该练到说了第一个词,不需要想,第二个词自然而然就跟出来了,而且不会错,错了嘴巴就会觉得别扭。要达到这样的程度,有时需要练习十遍八遍,有时则需要反复练习三十、五十遍,都属正常。语言大师林语堂正是这样练成的,他说:“凡习一字一句必须反复习诵十数次至数十次”。北外著名教授刘润清说自己当初学英语“一练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嗓子都练哑了”。

据说新东方校长俞敏洪当初一年背下一本词典,当然要只字不差、倒背如流是不现实的,但经过大量的努力和练习,他的词汇量比一般人大很多。就词汇而言,平均每天记住几十乃至上百个单词和短语是必要的。背过的一些词语第二天会忘记,这是自然现象,所以,每天要尝试背几十上百个,这样才可能记住其中的一部分。当然,词语最好是结合句子或段落的意思记忆,同时,掌握词语,目的也是为了学习篇章。“背书怪才”辜鸿铭则是个更极端的例子,他初学英语时,给自己订下每半个月背一部莎士比亚戏剧的计划,八个月之后,改为每半个月学三部。

不少人信誓旦旦:我每天记两个单词,就不信十年学不会英语。理论上讲,坚持下去,十年应该能掌握七、八千英语单词,但是,以这样的频率学外语,只能是学了后面,忘了前面,永远不能真正掌握外语。实际上,这正是目前我国外语教学的普遍存在的问题,大部分初、高中乃至大学都是每周两节外语课,待下周再上外语课时,学生们把上周学的内容全忘记了。

实际上,外语学习适合强化,而不适合“铁棒也能磨成针”的功夫。外语学习一旦开始,就要扬鞭跃马疾奔驰,必须在一、两个月初见成效,能进行较为流利的日常口语和文字交流;在1至2年内,听说读写都能达到比较熟练的程度。 每个能较好地掌握外语的人,都在某段时间、某种程度上“疯狂”过,也即在1至2年每天至少花4个钟头或以上的时间专注于外语学习,大量地背诵、记忆词语、短句、段落和篇章。

有趣的是,笔者接触过的许多西方外交官,他们不像中国外交官大多是外语专业出身,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如金融贸易领域、教育文化界甚至是历史考古行业,他们的专业与外语无关,只是在上任之前,由政府安排脱产一到两年,突击强化派驻国语言。从外语学习的特殊性看,“临阵磨刀”比“十年磨剑”更经济有效。

五、背过之后做什么

前面讲的背什么和如何背,是指输入和练习,接下来就是输出了。每天背了大量的词汇和语句后,一定要“现买现卖”,及时将它们输出,即付诸运用。在现实中或网上找个老外聊天,或学唱外语歌曲,或大量做听力、口语练习题,这些是听说运用;读自己背诵过的材料以外的文章、故事或与自身专业相关的资料,或做大量的阅读习题,这些是阅读运用;用外文给人写信或进行文字对话,或者把背过的东西默写出来,或按要求写作文,这些是写作运用。

运用是外语学习的目的,也是外语学习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记诵了大量的材料之后,要在运用中检验、完善、提高,从而更清楚下一步要背什么、怎么背。死记硬背的东西多了,再经过反复练习、运用,就会熟能生巧,就可以 “死”去“活”来。 可以说,要掌握外语,必须经历这样一个从 “死”到 “活”的过程。
 

责任编辑:

上一篇:非洲·文化·情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