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专栏作者

旗下栏目: 文学园地 评论言论 咨询问策 专栏作者

非洲的问题(四)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孙丽华 韩 红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3-31
摘要:有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渔夫坐在海滩上的棕榈树下,喝着啤酒,听着广播。一个游人问他为什么没有出海打鱼。他回答到,今天清晨出海了,捕到一些鱼,卖掉了,现在是休息时间。游人说,不,你这样不行,你应该再出海,挣更多的钱,过段时间你会攒足够的钱买第二条
有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渔夫坐在海滩上的棕榈树下,喝着啤酒,听着广播。一个游人问他为什么没有出海打鱼。他回答到,今天清晨出海了,捕到一些鱼,卖掉了,现在是休息时间。游人说,不,你这样不行,你应该再出海,挣更多的钱,过段时间你会攒足够的钱买第二条船,这时,你就可以雇你的兄弟和你一起打渔,然后再攒更多的钱买第三条船,再雇用表兄弟,最后,你将拥有一支小型捕鱼船队,你全家就都有了工作。而你,我的朋友,到时候就可以坐在棕榈树下喝喝啤酒了。渔人耐心地听完游人的劝告,面露疑色地回答道:“可是我已经在这儿喝啤酒了啊。”
最终,我开了近六百公里到了与马拉维接壤的边境城市奇帕塔(Chipata),一路坑洼不平的路面使得车子剧烈地颠簸,我的脊背不停地受到撞击,我难受地忍不住大声叫骂。
奇帕塔,旧称“詹姆森堡”,曾是东部省烟草农场的核心——现已不复存在——,也是通往尼亚萨(是“马拉维”的旧称,曾经是英国殖民地。)和印度洋西岸贝拉市的港口,这个港口一直是通往卢安瓜山谷的大门。
在土路上又行驶了两个小时,这是一路行来最糟糕的路段。沿途小镇上,脏兮兮的孩子们盯着我看,短尾鹫在头顶上空盘旋。我最终爬上了姆帕塔山,这是一座矗立在山谷东部的小山,山上植被茂盛。
我停下车子,走出来,伸伸腿。我到家了!
从地理上来看,卢安瓜山谷位于东非大裂谷南部,全长近500公里,平均宽约120公里。卢安瓜河沿着卢安瓜山谷蜿蜒流淌,在雨季,从山上奔流而下的溪流汇入其中,穿过下游的冲积平原,留下星罗棋布的淡水湖,尔后流经峭壁和峡谷,汇入赞比西河。
山谷里土壤肥沃。繁茂的河岸植被,稠密的灌木丛,广袤的阔叶树草原,波光粼粼的淡水湖,滋养着丰富而珍稀的野生动物。
猴子和狒狒在树上啃食果子,斑马、赤羚和黑斑羚嚼野草和小灌木,胆小的南非羚羊藏在树丛里,成群的野牛在平原上漫步。
桑尼克罗夫特长颈鹿是卢安瓜山谷特有的物种。直到不久以前,这里还曾是非洲拥有大象数目最多的地方,总数接近十万头。
山谷里人烟稀少,四周层峦叠嶂,与世隔绝,很少有外人来这里。这里气候恶劣,旱季炎热干燥,雨季洪水泛滥,而且疾病肆虐,当地人常常死于疟疾和营养不良,大象和鳄鱼的袭击也常致人死亡。在整个20世纪,这里虽然不适宜人类生存,却是动植物的天堂。而今,卢安瓜国家公园即将成为又一个被旅游开发毁掉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卢安瓜山谷

风景和动物并不是卢安瓜山谷的全部,一些无形的东西,难以描述,那种感觉好像是这山谷中藏着一个谜,它引领着我们展开一段通往远古的旅程。一切关于非洲的谜似乎全都凝结在这里,就像是飓风平静的风眼。
山谷给我们展示的也许只是另一个世界的冰山一角——我们的远祖了如指掌但却被我们无视的世界。这是一个世界以它的自己的方式存在着的地方,而我们却没有找到恰当的方式去认知它。
非洲的问题折射出我们自身的问题:只要我们固执地站在西方人的角度看非洲,我们将永远是局外人——我们将永远不能理解非洲。对非洲的复杂性,我们总是表现得迷惑不解;其实,非洲并不复杂,问题是我们不懂非洲的简单。也许在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我们已经丧失了对生活简单本质的认知能力。

在非洲,四处充斥着魔力。魔力在八月的风中,风将姜果棕吹得飒飒作响,将平原上的尘土吹得四处飘散;魔力在熙熙攘攘的闹市里,在鹧鸪花散发的芬香中;魔力在深草下埋藏着的动物的尸骨中;魔力在阳光下,在载着渔翁的独木舟静静滑过湖面的水线里;魔力在月光下鬣狗的嗥叫声中,也在半夜悄悄造访营地的大象的脚步里。大象在破晓前的冷月下窸窸窣窣地离开,这时林间回响起巨犀鸟的叫声,这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魔力存在于我们神差鬼使地做出的一切举动之中。如你我这般成年男女,常常做出一些极不理性的、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不仅人会冲着月亮嚎叫,试图向夜空中万千的星星寻求答案,动物也常常表现得反常,它们的许多怪异的表现在任何动物学课本中都找不到解释。我见过野生蜜獾与家狗一起玩耍,也见过野生灵猫在门口等我回家。有一次,我遇到一只生病的捻角羚,捻角羚生性胆小,可我一直走到离它近在咫尺的地方,它都没有躲开。它深邃的棕色眼睛一直看着我,好像在说,我本应该跑开的,但也许你能给我治病。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一天晚上,一群大象长途跋涉来到墓地,向一个当天下葬的猎象人“致敬”。
在非洲,真实与虚幻之间虽有鲜明的界线,但我相信,科学家和梦想家可以在这里找到相同的答案。

在卢安瓜山谷,魔力无处不在,它没有藏匿起来,你不必刻意去寻找,它随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他们背景不同,但都是为了体验最原生态的大自然来到这里。这里的野生动物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它们令奇妙的山谷更加引人入胜。
我再次舒展身子,高高举起双臂,放松僵硬的脊背和双肩,然后又钻进车里。我来来回回行驶在这条路上已经二十五年了,路况从未改善过。奇帕塔公路工程部的大院里停了几台平土机,油漆剥落,锈迹斑斑,就像雨中的菌菇。
非洲的问题在于:每一次小小的进步都会紧跟着一次倒退,几乎可以预见到,就像是一种自然现象;每前进一步之后又退回原地。
坑洼的路面颠得我的骨头咯吱作响,汽车的底盘也震得哗哗啦啦。麻木感顺着脊椎蔓延开来,尽管浑身酸疼,尘土满面,我的脸上还是绽放出了舒心的笑容。我转过脑袋,从开着的窗户向外望去,望向无边无际的半球形的天空。我喊出声来:“我爱这天空!我爱这树林!我爱这路!”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