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文学园地

旗下栏目: 文学园地 评论言论 咨询问策 专栏作者

遭遇史上最严重非洲医生罢工,中国援布医疗队挺身而出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李孟友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2
摘要:中国援布医疗队挺身而出

李孟友医生和患者及家属

 

6月6日上午,一位患者满带笑容的走进我的诊室,后面跟着他的一个家属。简单的问候之后,家属一直握着我的手说“cher ami”,意思是“亲爱的朋友”,这是布基纳法索对亲近朋友的称呼,显然我在他心中已是非常亲密并令他信任的朋友。我对这位病人记忆犹新,正是两周前值门诊时那天的手术病人。

 

5月23日早上8:30分的门诊候诊大厅

 

这是平时中午12点左右的门诊候诊大厅

 

时间追溯至2019年5月23日的早上8点钟,我像往常一样来到了门诊8号楼,既往熙熙囔囔的门诊大楼里,今天显得冷冷清清,只有两三个人坐在候诊的椅子上休息。

 

预约门诊的护士见到我后,热情的和我打着招呼:“今天是罢工,门诊今天没有预约的病人。”这已经是罢工第二天了。前一天,我对预约护士说:“非洲医生罢工,但是中国医生不罢工,可以继续预约病人。”但是今天还是出乎我的意料,全国医生的罢工显然已经深入人心,没有病人来门诊看病。虽然没有病人,但是我还是熟练的打开了系统,登陆我的工号。然后我拿出援外医疗队法语培训教材,继续学习专业法语。

 

大约过了1个多小时,经过几次刷新门诊系统,还是没有病人,这时急诊室打来电话,说有个病人意识水平下降,出现浅昏迷状态。于是我紧急查看病人后,确认他就是昨天前来看诊的病人,是一个外伤导致颅内硬膜外血肿的病人,有手术指征。由于罢工,好多手术用的东西无法准备,外科医生、麻醉师、护士都集体罢工了。而现在患者出现昏迷,考虑血肿有所增加,随时可发生脑疝,危及生命,硬膜外血肿手术治疗的价值非常大,但是患者出现昏迷后,手术每延迟一分钟,则患者清醒的几率则减小,死亡的风险则显著增加。

 

在国内,一般是复查头颅CT,但是在唐加多戈医院CT出现故障,若再外出检查,则往返有可能几个小时,甚至因为罢工,时间会更长,患者可能途中失去宝贵的生命。

 

我根据经验判断,考虑原发部位血肿扩大的可能性最大,决定立即准备手术。虽然非洲医生罢工,但是中国医生不罢工。于是我紧急联系中国医疗队的麻醉医生王尚,翻译张亚萍兼职护士,这样一个手术团队到位了。一切术前准备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病人10点30分进入手术室。还没有术前备皮,既往都是当地医生或者外科护士做这些动作,但是罢工,显然无法到位。在国内,这通常是专门的剃头师傅完成的。我在国内值班的时候也常给外伤的病人局部备皮,而这次开颅手术需要剃光头。几分钟之后,备皮完毕,手术开始。

 

布基纳法索这个国家的医疗体系和欧洲国家有些相似,和中国则有差异。高中毕业后,要经历7年的时间,才能成为全科医生,可以独立执业。要想成为某个专业的专科医生,则要继续经过5年左右专科医生培养。因为培养周期长,收入低,家庭负担重,因此成为专科医生的困难和压力还是比较大的。因此,大部分医务人员对自己的收入并不满意。

 

来了不到5个月的时间,我便经历了两次医务人员罢工。上次规模小,涉及一些专科护士,仅持续了3天便结束了,而这次要历时10多天,并且是全国性罢工,也是布基纳法索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医务人员罢工。

 

虽然有些急诊还是开放的,但是基本上没有专科医生在值班,只是留下一些护士。本来非洲就缺医少药,工作效率低,这样一来,使患者看病更加难了。但是想想布基纳法索的警察都能罢工,所以医务人员罢工显得也情有可原了。

 

中国复派第二批援布基纳法索医疗队,由国家卫建委委托中国红十字会组队,也是中国红十会派遣的首支援非医疗队。医疗队共由9名队员组成,其中有6名医务人员,分别是神经外科、骨科、心内科、传染科、胸外科、麻醉科的专家,来自山东省各大医院。医疗队的主要工作地点是首都的唐加多戈教学医院。经过调整适应艰苦的生活环境,克服语言沟通和交流的障碍,援布队员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开展日常诊疗工作。 

 

李孟友医生在给患者头上备皮,王尚医生在建立静脉通道

 

手术即将结束,张亚萍翻译兼职巡回护士

 

手术室的空调已经坏了两周了,等做完手术,里面的洗手衣已经湿透了,但是术中清除血肿后,患者颅内压不高,脑搏动良好,术后生命体征平稳。当紧绷的精神放松后,我突然感到饥肠辘辘了,一看表才知道已经是下午两点了,空腹做手术在慢节奏的非洲环境下已是常态。

 

李孟友和诊所借调的Zogo Alfred护士

 

次日,我一早来到了病房,里面没有一个医生,仅有一位陌生的面孔在忙里忙外,经交谈得知,他叫Zogo Alfred,是当地诊所的一名护士,因为医院医务人员罢工,于是他被借调过来帮忙。看到我的到来,他很高兴,说着蹩脚的英语“You are very good”。再查看昨天手术病人,发现病人已经清醒,而且语言、肢体活动等方面没有任何的功能障碍。

 

这时,我体会到了真正治病救人的成就感,体现着作为一名医者的责任与担当。看完病人,处理完医嘱后,我给Zogo护士留下了电话,告知若有事情,可直接拨打我的电话。

 

术后第三天,患者状况恢复的非常好,因为没有颅底骨折及脑脊液鼻漏、耳漏,可以在床上坐起来了。经过一周的调养,病情已稳定,为了省钱,患者就出院回家了。

 

通过这次罢工事件,彰显了中国医生的责任与担当,实践了中国医者对职业和人类生命的神圣承诺。我们援布医疗队将继续发扬“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援外医疗队精神,继续秉承“人道、博爱、奉献”的中国红十字精神,践行“一带一路”精神,在援非医疗岗位上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贡献,在布基纳法索讲好每一个中国故事。

 

作者:李孟友,来自山东省聊城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