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文学园地

旗下栏目: 文学园地 评论言论 咨询问策 专栏作者

《月光男孩》逆转夺得奥斯卡,美国的月光就比非洲的圆?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沈铖贤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2-28
摘要:回过头去看看那些在城里的“富亲戚”时,也许对黑人兄弟而言,在塞伦盖蒂放放牛羊,比在自由民主的美国当少数族裔,要惬意得多。

第8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26日晚在洛杉矶举行,最佳影片颁发的过程中出现乌龙,颁奖嘉宾将原本属于《月光男孩》的最佳影片奖项颁给了《爱乐之城》。《月光男孩》导演巴里·杰金斯事后采访时表示,“这20分钟太疯狂了,简直是一颗赛艇~即便是在梦里我也想不到这种情节,但这件事真的发生了。”片中,非洲裔美国男孩的经历反映了美国黑人普遍的生存状况。在“自由灯塔”下的他们,真的就比在非洲大陆上的同胞们生活得更好吗?


最近一直和川普互怼的CNN是这么说的


“月光下的黑人男孩是忧郁的”

《月光男孩》改编自黑人剧作家、麦卡锡天才奖得主塔瑞尔·麦卡尼的舞台剧作品《月光下的黑人男孩是蓝色(忧郁)的》,由美国非裔导演巴里·杰金斯自编自导。

作为一部反映美国黑人生存状况的影片,在高质量的同时又有LGBT光环加身,获得小金人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影片也进一步引发了对于美国非洲裔族群生活状况的讨论。


《月光男孩》的海报就暗示了本片的叙事结构。电影以三段式的方式,讲述了黑人男孩“塞隆”在迈阿密贫民区的生活,呈现一位黑人同性恋者从童年到成人的成长经历。

以下为剧透:

“童年的塞隆因为个头矮小被旁人唤作‘小不点’。他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母亲对他不管不问,经常毒瘾发作;在学校,性格内向腼腆的他也饱受欺凌。偶然间,他与当地的毒贩胡安成为朋友。胡安教他游泳,给他讲自己的过去,给予他缺乏的父爱;但同时又继续把毒品卖给他的母亲。这一切让塞隆在幼小的年纪就需要直面人性的矛盾。

少年时期,母亲的毒瘾愈发严重,甚至要依靠塞隆付钱,让他痛苦不堪。而遇见了同班男孩凯文后,塞隆逐渐认识到自己同性恋倾向,两人之间也有短暂的火花。然而,凯文却在一群‘恐同’小混混的胁迫下对塞隆大打出手,使塞隆悲痛欲绝,最终忍不住用暴力反抗,远走他乡。

成年后的塞隆有着强壮的身体,成为亚特兰大街头的毒枭。而他却对往事难以释怀。随着一通不期而至的电话,他重回故乡迈阿密与母亲冰释前嫌,与‘初恋’凯文的见面依旧紧张不已……故事的结尾,他不再在意别人的眼光,开始接受自己的一切。”


和片中的塞隆相类似,导演巴里·杰金斯的童年也算不上幸福。1979年出生于迈阿密的贫民窟,在家中排行老四,父母很早就离异,父亲在他12岁时就去世了,母亲也身染毒瘾。在成为一名导演之前,他做过勤杂工,厕所清洁员。幸运的是,他最终能够在美国的高校读书,并热衷于法国和亚洲的新浪潮作品,喜欢上了王家卫和侯孝贤。的确,在片中,经常也能看到向这两位导演致敬的画面和镜头语言。

导演巴里·杰金斯

在这三个互相独立的片段中,塞隆二十多年的人生被分为了三段:Little,Chiron,Black。这三个词基本也可以反映出美国黑人的生存现状。

美国黑人大部分来自于近200年间与非洲的奴隶贸易。奴隶制度的存废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引发了美国内战。但即便是此后南北方就奴隶问题达成了和解,但这仍然只是白人内部的理解问题,美国的黑人仍然饱受歧视。

提起读书时候的经历,导演回忆到,“我能够被佛罗里达大学录取,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是一名非裔美国人……因为我是一个黑人的孩子,所以学校中的各种计划都没有我的份。”

《月光男孩》剧照

恶劣的生存状况,让很多贫民窟出生的黑人孩子营养不良,相比那些条件优越的白人孩子,美国的非洲裔居民往往更为矮小、瘦弱。因此,塞隆比一般人更渴望变得强大,毒贩胡安对他的保护和关心既弥补了父爱的缺位,也使他看到了一种生活的可能性。

然而,这个毒贩也是塞隆悲惨生活的始作俑者。正如塞隆母亲对毒贩的质问,你对我儿子很好又如何,你还不是会把毒品卖给我?尽管塞隆可能也明白这一点,在他的世界里,胡安的方式也许是生活全部的可能性。而他也的确获得了他的名字“Chiron”。

时至今日,少数族裔问题在美国成为了“政治正确”,但是主张什么往往就是缺乏什么。LGBT群体的呼声日益高涨,并不代表着这些群体的现实生存状况就如何改善。

片中的主角塞隆是黑人+同性恋的组合。这看似是两个相互独立的因子,但心理学表明,少数族裔之间更容易产生共鸣和同感,也就更有可能产生“少数中的少数”。根据2012年盖洛普发布的报告,少数族裔更容易成为非异性恋者,其中黑人的比例为4.6%,而白人的比例为3.2%。

如同电影中所叙述的,塞隆的暧昧对象凯文最终在压力之下,把将拳头挥向了他,也彻底摧毁了塞隆获得爱情的可能性。受文化影响,黑人群体对同性恋的排斥更为激烈,因此4.6%的比例只能视为一个保守的统计。


 
在这种特殊的氛围中长大的塞隆,最终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成了一名健壮、霸道、多金的毒贩。尽管如此,塞隆仍然是一个“Black”,这种肤色的“原罪”让塞隆仍然无法融入正常的生活,成为无法抹去的烙印。他不得不通过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获得他人的认同,或者说是服从。

虽然影片中,塞隆母亲最后的忏悔和凯文的再次出现,让他获得了重生的希望。但美国黑人的生活状况仍然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


非洲人民,到底要哪里的月光?

勿庸讳言,现在的非洲几乎是“落后”与“原始”的代名词。但是,“先进”和“现代”本身并不具有正确性,反而意味着某种强制性。这一点上,中国人民应该感同深受。

坦桑尼亚当地媒体在2月25日的一篇报道中讲述了一件事情,一群马赛人(坦桑当地的土著民族)赶着600多头牛羊,趁夜进入塞伦盖蒂国家公园放牧,结果被保护区工作人员给抓住了。

马赛人解释道,因为最近干旱严重,他们蓄养的牛羊不停地死去。“如果狮子吃了一两头动物,问题还不是很大。但是干旱会让我们失去数百头的牛羊。”


晚上是草原上猛兽的最活跃的时间,原本拥有这片土地的马赛人,却不得不在夜间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摸摸”地放牧,这实在是非常的讽刺。                        

根据规定,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非法放牧的罚款是每头牧畜50000先令,因此,这些马赛人面临这3000万先令(约合人民币9万余元)的罚款。可能这些马赛人一辈子都见不到那么多钱。

报道中,有一个场景也是非常黑色幽默:保护区工作人员开着车驱赶牛羊,后面的马赛勇士,骑着摩托,拿着刀枪在后追赶。

和这些马赛人一样,非洲人民之于整个世界也是如此。很多来自“发达地区”的人会跑来非洲,告诉他们应该如何如何生活,因为那是好的。而那些被从传统社会中剥离出来的非洲人民,面对新的时代时,却茫然无措。

回过头去看看那些在城里的“富亲戚”时,也许对黑人兄弟而言,在塞伦盖蒂放放牛羊,比在自由民主的美国当少数族裔,要惬意得多。
责任编辑:

上一篇:哈勒尔古城今韵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