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评论言论

旗下栏目: 文学园地 评论言论 咨询问策 专栏作者

我曾在非洲种下一棵树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何静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29
摘要:这是第5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走出非洲》里的经典台词。

“在非洲的贡嘎山脚下,我曾经有一个农场”。这是第5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走出非洲》里的经典台词。

 

“这句台词实在太美了,一下子就抓住了我,我当时就决定,一定要来非洲亲眼看看。”非洲,以这样的方式在胡宁娜老师的心里种下了第一棵草。而当她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一张坦桑尼亚的风景图时,她立刻决定,就这里了。

 

 

她在短短几天内号召了与她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了一只12人的采风团,这个团里,除了有和胡宁娜老师一样同为中国知名画家的喻慧老师、徐乐乐老师、姚红老师以外,还有江苏卫视的新闻工作者,也有曾经把20多年青春奉献给坦桑的张主任及妻子,最小的团员才刚刚14岁。老师们说,在到达的前一夜,他们的心态都只是,一切随缘,不过分期待。

 

然而,从5月15日安全降落到非洲大地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知道,这里将处处是感动和惊喜。

 

从达累斯萨拉姆到恩戈罗恩戈罗和塞伦盖蒂、再到桑给巴尔,这一路上,他们拥抱过当地的小孩,去马赛人家里做客,住草原上奇幻的帐篷酒店,在印度洋上追逐海豚,触摸198岁老龟坚硬的躯壳;

 

看桑给巴尔的人们朴实地生活着忙碌着,看蜿蜒的巷弄和嘈杂的夜市里历史一点点沉淀到地下;

 

看广阔无垠的恩戈罗恩戈罗覆盖着广阔无垠的蓝天,成群的斑马和羚羊从身边走过、成百上千的火烈鸟同时起飞于碧湖水中央、大象和长颈鹿在落日之下缓缓移动;

 

看草原和印度洋上的壮美日出日落、看“酒足饭饱后”后的狮子在树上乘凉而斑马从容地从树下路过,看动物世界的物弱肉强食和血腥原始,也看它们没有贪欲的简单纯粹……;

 

风吹过这片神奇大地,让人不禁想要策马其上,感受疾风刮过耳畔的刺激,感受无人能缚的自由快感。

 

 

他们之中没有人扛上长枪大炮的摄影器材,每个人只有一台手机,可是这毫不影响她们悉心收藏好所有的画面。这些不修边幅却摄人心魄的美,无论过多久都可以让人完整地回忆起来其中的每一帧,老师们说,她们会把这些瞬间做成画、写成故事。

 

在上周五见到老师们的时候,已经是他们到达坦桑的第十天了。老师们还感慨道“过两天就回国了,早上醒来推开卧室的窗户,看到的不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和大海,心里多少会有些失落吧。”

 

他们说,好希望更多人能来到坦桑尼亚,看看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的模样;又很害怕更多人来到这里,害怕看到这一副纯净和美好模样在某一天逐渐开始模糊,曾经的生机盎然归于沉寂。

 

在电影《走进非洲》里,丹尼尔曾对卡伦说过,“这里的所有都不属于我们,这里的所有都属于非洲,我们也属于非洲。”

 

没有一个人在离开这里的时候不会无限遗憾,因为任何人都无法带走这里的一木一草。老师们想留下些什么,于是他们在发现旅行社的院子里种下了一颗友谊之树。

 

 

若干年后,当他们再次和自己的朋友或儿孙讲述这段奇妙的旅行时,开场白一定是“我曾在非洲种下了一棵树”。

 

 

“如果我明白一首有关非洲的歌,有关长颈鹿,尾随在身后的非洲人,农具,一望无际的原野,种咖啡农妇甜美的脸庞,但非洲可知道我的歌,平原上空有我曾经有的色彩,儿童游玩以我为名的游戏,圆月投射了一道阴影在我身上,还有那山丘和常探望我的老鹰……”。

 

文 | 何静

图 | 江苏画家采风团

责任编辑:

上一篇:博茨登山者勇闯珠穆朗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