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评论言论

旗下栏目: 文学园地 评论言论 咨询问策 专栏作者

对2015年坦桑尼亚大选形势的总体评估

来源:新浪观察家 作者:吕友清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3-17
摘要:坦桑尼亚不允许宗教干预政治,人民对国家的认同也远远大于对部落的认同。在大选中,所有的候选人都不会炒作宗教和部落话题,竞争主要发生在党派之间。总体来讲,坦桑尼亚2015年的大选将比以往更加激烈,但国家总体和平稳定的局面不会受到大选影响。 一、执政


坦桑尼亚不允许宗教干预政治,人民对国家的认同也远远大于对部落的认同。在大选中,所有的候选人都不会炒作宗教和部落话题,竞争主要发生在党派之间。总体来讲,坦桑尼亚2015年的大选将比以往更加激烈,但国家总体和平稳定的局面不会受到大选影响。
一、执政党民调领先
坦桑尼亚宪法规定的政党体制是多党制,但在客观事实上,作为执政党的坦桑尼亚革命党(Chama Cha Mapinduzi ,CCM)综合实力远超反对党。这既有历史的渊源,也有现实的原因。1992年开启政治改革时,在继续实行革命党的一党制还是多党制的问题上,革命党党内和坦桑社会都犹豫不决。为此,尼雷尔政府就政党体制专门组织了一次全民公投,结果80%以上的人反对多党制。但由于当时经济陷入困境,为了接受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援,坦桑尼亚必须接受“华盛顿共识”,在采用市场经济体制的同时,政治上也要实行西式民主,如三权分立、多党制、议会制和自由媒体制度等。
革命党现在的党员数量估计在550万左右,占到了人口总数的12%。据革命党总书记介绍,他们是全世界政党中唯一在实行西方式多党制条件下连续执政超过50年的政党。在最近几次大选中,革命党得票数和议席比例有起有伏,但都毫无悬念地赢得了总统职位和国民议会的多数席位。



在1995年第一次多党选举中,革命党总统候选人姆卡帕以61.82%的得票率赢得胜利。在2000年的大选中,姆卡帕谋求连任,得票率上升到71.74%。2005年,革命党的支持率创出新高,总统候选人基奎特的得票率为80.28%。但在2009年以后,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坦经济发展困难加大,社会矛盾增多,革命党的支持率逐渐走低。2010年的总统大选,争取连任的基奎特得票率为62.83%,比2005年大幅下降18个百分点。根据一个名叫“非洲晴雨表”(Afrobarometer)的民调机构的数据,在2012年,革命党的支持率甚至降到了60%以下。按此趋势,该机构曾经预计,革命党的支持率到2015年将进一步降低到40%,与反对党民主发展党旗鼓相当,甚至可能在2015年大选中失去政权。
面对严峻的形势,以基奎特为首的革命党领导层开始深刻反思,开展了以党内反腐和内部改革为重点的“蜕皮运动”,连续三次改组内阁,大规模调整省县党政主官,撤换了陷入腐败丑闻和不作为的官员,提拔了一批年轻干部和专家人才,不断致力于提高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效果。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革命党认真学习中国共产党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经验,由基纳纳总书记带队,开展全国范围的“走基层”活动。他们深入农村,一般以一个月为一个周期,坚持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广泛听取群众对政府和执政党的意见,检查上一次大选期间执政党候选人承诺事项的落实情况。基纳纳总书记所到之处,都会对表现优异的政府官员进行表扬,对表现不好的政府官员公开批评,甚至建议基奎特总统罢免了几位不称职的部长。经过认认真真开展“走基层”活动,革命党密切了同人民群众的联系。整个活动效果显著基层选民对革命党的支持率明显回升。在2014年底举行的地方选举中,革命党赢得了9406个村庄和街道的席位,占总席位的76.14%,大幅领先于反对党。
二、反对党支持率稳中有升
坦桑尼亚是重债穷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当中面临的矛盾和问题很多。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以监督政府和批评官员为己任的反对党有很大的“作为”空间,以发展业绩和解决问题为检验标准的执政党则面临很大的挑战。发现问题并描绘美好未来相对容易,解决问题并改变落后面貌则困难重重,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实行多党制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在重债穷国,经常发生政权更替,但发展和减贫却不见起色的原因之一。
从坦桑尼亚反对党自身建设的情况来看,自1992年实行多党制以来,经过20多年的发展,合法注册的政党已经有22个。其中,两个主要的反对党——民主发展党(ChamaCha Demokrasia na Maendeleo ,CHADEMA)和公民联合阵线(The Civic United Front ,CUF)基本完成了在全国范围的组织建设工作,成为了全国性的政党。坦桑尼亚反对党在以往四次大选中,从来没有赢得过总统选举,但在国民议会选举中各有斩获。1995年第一次多党选举,反对党总共在议会获得了40.78%的席位;2000年下降为34.81%;2005年进一步下降到30%;2010年回升到30.8%。
反对党在最近一次地方选举中的得票率稳中有升,尤其是民主发展党增长幅度最大。在2009年的地方选举中,公联阵只获得了540席,2014年增加到了1181席,包括乡村946席和街道235席。民主发展党在2009年底只获得了413席,2014年增加到了1983席,包括乡村1248席和街道735席。参与反对党联盟——“捍卫人民宪法联盟”的各反对党在地方选举中获得的总席位从2009年的992席增加到2014年的3211席,表明反对党的支持率,特别是在城市的支持率上升明显。
但坦桑各界普遍认为,反对党在今年的大选中,主要瞄准的还是议员席位,各反对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均难以挑战革命党的候选人。去年底有一个民调显示,在相当数量的选民还没有表态的情况下,已经有50%以上的选民表示,不管革命党推出谁作为候选人,他们都会投票支持。
三、坦桑大选年不会发生大的社会动荡
大选是一个充满变数的游戏,有时候一个突发事件就会使整个选情翻盘。因此,不到最后结果公布,各种可能性都存在。
2005年和2010年的两次大选,无论是初次参选还是竞选连任,基奎特都在党内遥遥领先。今年大选,革命党内目前有至少20人表达了参加党内提名的愿望,基奎特总统和革命党中央还在鼓励更多的党内精英参与竞争,以便从中选出更优秀的人选。但暂时还看不出哪一位具有一马当先的明显优势,这种群雄争霸的局面对革命党维护党内团结也将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从去年以来,民主发展党和公联阵一直在探讨联合提名总统候选人的可能性。若此事成功,执政党(Chama Cha Mapinduzi ,CCM)面临的挑战将更加严峻。
但根据坦桑尼亚以往4次大选的情况,特别是从去年各党派在宪法修改过程中的表现和年底地方选举情况来看,各党派均能以国家利益为上,共同维护社会稳定的共识基本形成,党派竞争基本上都是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联合国、非盟、英联邦、东共体、南共体等国际和地区组织以及有关国家对选举的监督也在加强。因此,不管最终花落谁家,坦桑尼亚在大选年都不会发生大的社会动荡。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