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国际新闻

旗下栏目: 非洲时事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双边热闻

卡塔尔危机,会不会引燃“非洲之角”?

来源: 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沈铖贤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06
摘要:如果卡塔尔危机迟迟无法解决,那么对非洲之角上的国家来说,将造成不可预期的后果。
非洲之角是世界上最具战略意义的地区之一,与阿拉伯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沙特领导的海湾国家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指责卡塔尔资助恐怖主义集团,并支持沙特在该地区的主要对手伊朗。如果这场危机迟迟无法解决,那么对非洲之角上的国家来说,将造成不可预期的后果。

 

通常来说,非洲之角指的是包括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南苏丹,苏丹和乌干达在内的八个国家。这个地区的国家或多或少在历史、经济、文化和政治上存在相互依存关系,与海湾地区国家也有联系。这使得非洲之角很容易受到海湾和中东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极端宗教势力的影响。

 

非洲之角是之所以具有最重要的战略地位,因为它扼守将亚丁湾与红海连接在一起的曼德海峡。从更大的视野来看,该地区战略上将欧洲与南亚、东南亚和东亚联系了起来。欧亚大陆市场之间主要的海上贸易都要通过曼德海峡这一狭窄的通道进行。这使得其对于任何一个试图掌握制海权的国家来说都十分重要。过去十年来,大多数国家都加紧部署海军到该地区,打击海盗行为。
 

亚丁湾与红海的咽喉要道:曼德海峡

非洲之角,除了埃塞俄比亚以外,在十九世纪末都由法、英、意等欧洲大国殖民。1885年,吉布提还是法属索马里兰,英属索马里兰覆盖了亚丁湾地区,意属索马里兰则包括了印度洋沿岸以及位于厄立特里亚的殖民地。

 

厄立特里亚与非洲之角的邻国埃塞俄比亚有一条1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两国在1998年至2000年进行了两年血腥的战争。自那时以来,两国间的双边关系就被评价是“不战不和平”的局面。直到1991年,厄立特里亚还被认为是埃塞俄比亚的一个自治区。埃塞一直试图吞并厄立特里亚,独立战争持续了30年。面对规模更大、装备更精良的埃塞军队,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在埃塞反政府军的帮助下才赢得了这场战争,并推翻了门格斯图的统治。1993年,在联合国主持的独立公投后,厄立特里亚正式被国际社会认定为独立国家。

 

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关系的特点是由边界不清晰和区域政治乱局导致的间歇性冲突。1996年,两国第一次出现边界问题,吉布提指责厄立特里亚制作了包含吉布提领土部分的地图。此后两国又多次爆发了边境冲突。为了保障地缘战略安全,卡塔尔政府赶在海湾地区其他国家之前,为两国进行调停,并于2010年与吉布提及厄立特里亚签署协议,派遣维和部队横驻在吉布提与厄立特里亚边境地区。

吉布提-厄立特里亚边境问题由来已久


而最终,吉布提和厄立特里亚与沙特领导的海合会站在了一起。作为回应,卡塔尔撤出了维和部队,该地区的局势瞬间紧张起来。

 

6月15日,吉布提警告厄立特里亚在争议边境地区布兵。吉外长表示,吉布提是和平国家,也希望用和平手段解决争端。但如果厄立特里亚挑衅,吉布提也将奉陪到底。两国随时可能爆发的冲突,时刻威胁到非洲之角脆弱的稳定。

 

索马里试图在两国集团间保持中立立场,向两国集团都发出善意,并表示愿意调停冲突。在阿拉伯几个国家禁止卡航入境后,卡航增加了往索马里的航班数量,这使得沙特等阿拉伯国家封锁卡航的举动并不顺利。

 

塔卡尔断交危机爆发后,索马里政府代表团也曾前往沙特首都利雅得,商讨此前承诺的对索援助项目。但索马里媒体表示,沙特方面对代表团并不热情,先是缩减代表团规模,此后负责接待的也仅仅是一个常秘。
 


阿卜杜拉·穆罕默德访问沙特
 

索马里对沙特为首的阿拉伯国家的态度转变感到不安,因其在索马里重建过程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并负责训练索马里军队。阿联酋就召回了驻摩加迪沙大使,并驱逐了一名参加迪拜国际古兰经比赛的索马里选手,抗议索马里在此次断交危机的中立立场。

 

此外,沙特和阿联酋还计划削减原本对索马里重建的安全支持,甚至可能直接支持索马里的分裂武装。这让索马里政府如坐针毡。

 

目前,由卡塔尔断交危机引发的矛盾已经超出了海湾国家的范围,并且影响到本就脆弱的非洲之角安全局势。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斯蒂芬·达贾里克上个月表示,该地区当前就面临源于叙利亚,伊拉克和地区其它冲突的众多问题,联合国对危机的溢出效应感到担忧。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