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非洲时事

旗下栏目: 非洲时事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双边热闻

抗议者和总统互不妥协,苏丹局势堪忧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谭惠之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10
摘要:随着苏丹民众的抗议活动进入第三周,不少人对国内进一步发生骚乱和暴力事件表示担忧,但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却对此不屑一顾。

随着苏丹民众的抗议活动进入第三周,不少人对国内进一步发生骚乱和暴力事件表示担忧,但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却对此不屑一顾。

 

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

 

抗议活动最初似乎与面包价格的上涨和越来越糟糕的经济形势有关,但很快就演变成越来越多的要求总统巴希尔辞职的反政府集会。

 

自1989年以来一直掌舵苏丹的巴希尔拒绝下台,而安全部队则继续打击活动分子和抗议者。

 

星期二,安全部队在东部城市加达里夫遣散了一场大型示威活动,但苏丹专业人士联盟(Coalition of Sudanese Professionals)再次呼吁本周内举行更多示威活动。

 

自12月19日在东北部城市阿特巴拉爆发抗议活动以来,至少有19人被杀,800多人被捕。路透社人权观察组织已将死亡人数定为40人,其中包括儿童。

 

“政府不想作任何让步,它仍然有强大的支持核心,且对于使用暴力没有任何不安。与此同时,抗议者和反对声音也正在增加。我们正走向暴力冲突。”多哈研究生院政治学教授阿布德尔瓦哈说。

 

“不会退缩”

 

虽然大多数抗议活动都是零星分散的,但苏丹专业人员协会(Sudanese Professionals Association,以下简称“SPA”)率先发起了有组织的游行和全国性罢工。

 

自首都喀土穆12月25日集会以来,他们向总统府的游行已经被安全部队逼停了三次,但这并没有挫伤他们的劲头。 SPA继续呼吁举行连续不断的集会,最新计划于周三(即今天)在喀土穆的兄弟城市乌姆杜尔曼举行示威游行。

 

SPA的独立记者和发言人穆罕默德·阿斯巴特表态说: “我们将前往议会提出我们的要求,我们将继续和平地这样做,直到政府下台。我们不会受到政府武力威胁的影响。只要情况需要,我们将继续抗议。”

 

安全部队使用催泪瓦斯和实弹驱散抗议者,而且政府在几个省份启动紧急状态后关闭了中小学和大学。

 

随着上周22个组成“国家变革阵线(NFC)”的政党加入反政府游行阵营,抗议运动的力量不断得到加强。

 

抗议游行队伍

 

在第二政党——苏丹现在改革党(Sudan Reform Now)跟随乌玛党退出目前执政的联合政府之后,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曾与巴希尔结盟的伊斯兰派系和从大型传统政党分离出来的团体,都一致要求总统巴希尔下台。

 

NFC成员,同时也是苏丹现在改革党成员穆罕默德·贾马尔告诉媒体,该组织正在与各政党进行谈判,为抗议运动获得更多支持。他希望各政党签署备忘录,呼吁巴希尔将权力移交给过渡委员会。同时,他也强调了“反对派的弱点和不团结”的情况。

 

他说:“我们正在与各政党进行谈判,目的是组织和统一反对派,就共同愿景达成一致,导致当前危机的是这个政府。”

 

在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压力下,巴希尔承诺发展经济,但拒绝下台。相反,他在周五接受穆斯塔基拉卫星频道采访时,呼吁反对派领导人为2020年即将举行的大选做好准备。

 

但抗议者和反对派团体拒绝等待,并表示大选结果几乎不会对巴希尔产生什么威胁。

 

贾马尔告诉记者说:“苏丹局势非常令人不安,等待大选是不可行的。大选可能只会被政府官员操纵和监视,而政府官员的变化不可能太大。”

 

苏丹将何去何从?

 

苏丹有着悠久的和平革命历史,从1964年10月和1985年4月的民众起义中可见一斑。在那两次事件中,政党都加入了工会和专业人士发起的抗议活动,军方最终支持允许政权更迭。

 

但是最近,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2013年9月在喀土穆爆发的抗议活动受到政府暴力镇压,大约有185人遇难。

 

目前,尚不清楚目前的示威浪潮将以何种方式发展。

 

苏丹独立分析家穆罕默德·奥斯曼告诉记者说:“从流行的角度来看,奥马尔·巴希尔政权已经‘倒台’。但客观来说,该政权仍然存在并牢牢控制在其安全系统的各个组成部分手中(军队,国家情报和安全局,警察局和快速支援部队)。”

 

“如果抗议活动保持势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当前政权的安全部门中,一些成员最终会鼓足勇气进行干预并摆脱巴希尔的统治。”

 

但他补充说,另一种情况则是,抗议活动在持续打击和使用致命暴力的情况下失败。

 

阿芬迪说:“最糟糕的情况与叙利亚发生的情况类似:一个根深蒂固的政府对抗议者采取激烈的暴力行为,造成社会动荡,经济崩溃以及大量难民出逃。”

 

编译 | 谭惠之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