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非洲时事

旗下栏目: 非洲时事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双边热闻

对于债务问题,如何从非洲角度来看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沈鹿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10
摘要:不久前,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西方媒体用债务问题大肆抹黑中非关系。

Kukura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Munozovepi Gwata女士撰写了一篇关于非洲债务问题的文章。文章从非洲视角审视了非洲各国面临的债务压力和潜在风险。

 

不久前,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西方媒体用债务问题大肆抹黑中非关系。了解非洲精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处理与非洲国家的金融关系,回应西方社会的不实攻讦。

 

原文如下:

 

债务,在非洲是这样一种机制:它在非洲与其债权人之间建立起了奴役关系(Enslaving Relationship)。 背负美元计价债务的经济体最容易受到金融市场波动的影响。随着美元走强,债务偿还成本上升,常常会导致债务国货币迅速贬值。在南非,兰特的贬值就是一个明证。

 

雷曼兄弟破产10周年,以及瑞·达利欧(Ray Dalio,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的创始人,译者注)的新书《理解大债务危机的模版》(The Template For Understanding Big Debt Crises)发布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再次被重新审视。

 

瑞·达利欧

 

历史上,世界不同地区经历过不同的债务危机。然而,很少有人关注非洲债务危机。非洲的危机源于对外国(外部)贷款管理不善,非洲不尽如人意的经济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

 

非洲债务危机的性质,被归类为债务危机导致的通货膨胀。

 

为方便表示,“非洲”一词用来描述大多数非洲国家的经济状况,这些国家的行为方式趋同或表现出类似的经济特征,如高通货膨胀率、低就业率、经济增长缓慢或不平衡,都在背负着高额外国贷款的背景下运行。

 

本文中的“非洲”一词并不是暗示非洲是一个由同质国家组成的同质大陆,而是我们可以将非洲视为一个面临灾难性债务危机的共同体。

 

对债务危机典型过程可以这样简要概述:

 

开始时,银行得到政府的支持,通过(低)利率或货币政策发放更多信贷来刺激经济。

 

然而,贪婪冲昏了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头脑,酿成了大错。一旦部分债务人过度负债,他们就会开始债务违约,从而导致银行亏损。

 

这些亏损持续累积,甚至达到能够让银行破产的程度。为了防止银行破产,政府将不得不介入,并向银行提供援助。这种援助通常是以纳税人为代价的。

 

当涉及的各方是国家时,后果可能更严重并产生更大的负面影响,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因为有其他因素会叠加其上。

 

例如,当贷款发放时,它必须以美元(世界的储备货币)或债务国的当地货币偿还。

 

正如瑞·达利欧所指出的那样,当该国必须以另一种货币,而不是以自己的当地货币偿还贷款时,将使债务国更难以控制危机。也正是由此,美国能够比大多数国家更好地从金融危机中复苏,因为它印刷着世界储备货币,并以本币偿还贷款。

 

受金融海啸冲击,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告破产

 

尽管非洲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它仍然是最大的外援接受地。这些外援以赠款或贷款的形式提供。在非洲,大多数外国援助以贷款形式呈现,通常要求以美元偿还,被称为“以美元计价的债务”。

 

目前的情况是,由于高通货膨胀,大多数非洲货币兑美元显著弱势,贬值的速度要快得多。 这种组合使偿还贷款非常昂贵,并给非洲大陆带来巨大的财政负担。

 

可以缓解这种情况的唯一方法是,债权人重组债务,并重新计算利率,以抵消相应货币的通货膨胀和折旧。这是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债务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是一把双刃剑。债务可以在促进经济增长和帮助经济发展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然而,当债务审查不严或管理不善时,它可能导致经济危机。

 

贷款和借款不是非洲债务危机的症结所在。非洲的问题是贷款管理不善。这是我们面临的第二个关键问题。

 

说到管理不善,我们关注的是两种主要的管理不善。首先,大量援助没有被吸纳进非洲经济中,外国贷款在非洲的基础设施发展不足的情况下数额并不少,但却使很多政客的腰包越来越鼓。

 

此外,外国贷款也可能造成经济快速增长的假象。对形势的误判会产生不良后果。这在最近土耳其的经济危机中得到了很好的展示。多重因素导致了土耳其的崩溃,但毫无疑问,严重依赖外国贷款的不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是危机的主要原因。

 

我们面临的第三个问题是,面对即将到来的债务危机,非洲领导人似乎非常孤立和被动。 这反映在缺乏强有力的货币政策来调节非洲大陆与外部贷款的关系。

 

为了降低风险并确保以有效的方式利用外国贷款推动本大陆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我们需要对外国援助实施强有力的监管,加强问责,优先考量整个非洲大陆的经济增长与发展。

 

 

编译 | 沈鹿

责任编辑:杜晓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