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非洲时事

旗下栏目: 非洲时事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双边热闻

喀麦隆总统选举:历史问题,现世冲突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综合报道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08
摘要:10月7日上午起,喀麦隆10个省中的8个省就总统选举进行投票。

10月7日上午起,喀麦隆10个省中的8个省就总统选举进行投票。而其余两个省份——西南和西北省的英语区居民则进行着持续的抗议活动,并在今年下半年愈演愈烈,演变为局部武装冲突。据称,已经有超过1000人表示将通过暴力行为抵制选举。

 

英语省与法语省

 

喀麦隆上世纪初原为德国殖民地,德国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后,当时的国际联盟(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国联)把喀麦隆分割成东西两部分,分别交由法英两国统治,即法属喀麦隆和英属喀麦隆,其中英属地区由北喀麦隆及南喀麦隆组成。

 

法属喀麦隆于1960年独立建国。1年后英属喀麦隆举行公投,最终北喀麦隆加入官方语言同为英语的尼日利亚,南喀麦隆则并入早先独立的法属喀麦隆,成为现在了喀麦隆联邦共和国。

 

喀麦隆边界演变

 

国家合并了,殖民时期留下的祸根并没有了断。喀麦隆既是英联邦成员国,又是“国际法语国家组织”成员。时隔半个多世纪,说英语的人与说法语的人依然格格不入,屡有冲突。

 

喀麦隆目前的2400多万人口中,约有20%的英语人口。尽管政府始终表示喀麦隆是英、法双语并行,但由于是被合并的一方,在实际生活中,英语人口会遭到司法、教育和就业等方面的歧视,而英语人口也很难在本届政府中担任高级官员。

 

“我们正处于内战的边缘。”

 

来自英语地区喀麦隆人民党(CPP)的领导人瓦拉表示。她所在的党拒绝为即将到来的投票推举候选人。

 

“分离主义团体已经壮大到控制部分领地的阶段。如果当局试图在那里举行选举(政府已经表示要在那里举行选举),他们就会发起暴力抗议。所以人们被夹在中间。”

 

石油占到了喀麦隆GDP的40%,但英语省份长久以来的边缘化导致当地基础设施及生存环境十分恶劣。

 

“选举不会是自由和公平的。这个系统已被操纵。”瓦拉指责道。

 

现总统保罗·比亚参与投票

 

2016年,历史原因引发的英语省份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目前为止,至少已有400人死于各类抗议活动。部分村庄被夷为平地,另有2万人逃往邻国尼日利亚。学校被迫停课,政府对英语省份还实施了为期三个月的互联网禁闭。西北省实施了从黄昏到黎明的宵禁。

 

随着选举临近,分离组织的各类警告让大批当地居民离家背井,投靠亲朋。尽管政府军和分离组织都对民众施加了暴力,但民众却更愿意同情后者,尽管没有明确表达出这种倾向。

 

今年早些时候,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自称为分离组织领导人阿尤克·塔佩(Julius Ayuk Tabe)与其他九人一起被捕,后因叛国罪被引渡到喀麦隆接受审判。

 

谁能终结连任? 

 

现总统保罗·比亚的竞选口号:经验的力量

 

目前,现总统保罗·比亚正在积极寻求第七次连任,选举口号为“经验的力量”。其主要竞争者有三位。

 

一位是喀麦隆主要反对党社会民主阵线副主席乔舒亚·欧希(Joshua Osih)。另一位则是66岁的法学家、前透明国际副总裁阿基列·蒙纳(Akere Muna)。这两人都来自英语省份。

 

此外,法语区候选人喀麦隆复兴运动党主席莫里斯·坎托(Maurice Kamto)也是主要竞争者之一。2008年,他担任司法部长期间主持了修宪,对总统任期及任届进行了调整,并负责与尼日利亚就巴卡西半岛的归属问题展开了谈判。

 

分析认为,由于选民热情不高和总统把持权力过久,保罗·比亚仍有大概率实现连任。比亚控制着军队和警察,且可对选举委员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选举投票站

 

总统候选人被要求支付3000万中非法郎(约52100美元)的保证金,来保证他们不会鼓励支持者进行暴力活动。

 

比亚控制着警察和军队,并对选举委员会产生实质性影响,其成员在宣布任命的当天才退出了执政党人民民主联盟。喀麦隆总统还有权任命本国所有法官。

 

首都雅温得的部分民众则指出,法国是目前喀麦隆陷入危机的始作俑者,而比亚相较其他候选人,更了解这个国家。

 

根据喀麦隆选举法,喀总统选举方式为全民直选,得票最高者当选,每届任期7年,可无限连任。选举结果将于投票结束后15天内公布。

 

华侨周报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杜晓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