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非洲时事

旗下栏目: 非洲时事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双边热闻

卢萨卡黑帮势力之大,你绝对想不到!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综合报道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8
摘要:在卢萨卡,让大多数生意人头疼的不是赞比亚税务局(ZRA),而是卢萨卡的黑帮。

卢萨卡街道

 

在卢萨卡,让大多数生意人头疼的不是赞比亚税务局(ZRA),而是卢萨卡的黑帮。税款的多少是由法律确定的,根据业务活动按要求支付即可;但是付给黑帮的钱就没这么简单了,他们要求的费用五花八门,没有固定“公式”——由他们“老大”决定要支付多少钱以及何时支付。

 

当商贩没有现金支付他们的费用时,店铺就得关闭,或者暂停营业。甚至有时候,店铺会被分配给其他想做生意的人。

 

这些黑帮团伙在光天化日之下与市议会、警察局、政府机构和商业协会等“合作”。举个例子,在市场上,卢萨卡黑帮能控制市场摊位和商铺的分配。

 

他们以不为人知的方式从从卢萨卡市议会和市场管理部门获取了所有商店和摊位,然后以他们的规则租给商贩。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收取的租金是市政部门规定租金的10倍或更多。

 

在齐楞捷(Chilenje)、卡布瓦塔(Kabwata)、姆腾德尔(Mtendere)、市区市场(City Market)和索维托(Soweto)等市场的所有商贩店主都交租金给他们,而不是给市政部门。

 

有时候由市场“老大”牵头,他们会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时候,以各种理由对租户征收税费和其他费用。他们的理由包括:为葬礼筹集资金,为政治集会筹集资金,或者要去什么地方看足球赛。租户别无选择,只能挤出这些钱给他们。

 

将农产品运到索维托市场或任何农贸市场的农民都了解这些黑帮的势力。

 

农民帕斯卡尔·珀尔波尔在2018年11月进入农民市场做买卖,他对这些黑帮势力感到无可奈何:“(他们)如此强大,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如果农民不遵守,他们就会大胆地警告你永远不要再到这个市场上卖东西。他们甚至威胁可以直接揍扁你,并没收你的农产品,而且你还无处可投诉。”与这些卢萨卡黑帮合作的零售代理商甚至决定了你货物的价格。“他们以超低的价格从农民手中购买所有东西,并在农民离开后转手就以巨额利润的高价进行零售。”

 

另一位农民埃尔维斯·奇巴勒声称,新索韦托市场的警察害怕这些被称为majimbos的黑帮势力,因为他们有着政治和经济上的双重影响力。在城际巴士总站或任何公交车站,这些卢萨卡黑帮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如果有的巴士没有支付保护费和运营费,那么这辆巴士就不可以载客或离开车站。离开城际巴士总站的巴士要交的费用最高为500克瓦查(约合人民币284元),具体取决于巴士大小和目的地。

 

除了私人公共汽车站以外,市议会拥有的每一个公共汽车站驶过的每一辆小巴,都无一幸免地要支付保护费和运营费。卢萨卡黑帮的这种做法一度导致像欧洲巴士公司,CR和其他这样的公交公司脱离了城际公共交通系统的管理,而倒向使用私人公交车站。赞比亚前总统乐维·姆瓦纳瓦萨曾一度命令赞比亚警方从市场和公交车站清除这些黑社会势力。这一行动导致了黑帮领导人被捕,他被捕时一同被发现的还有多把AK47和来自城际巴士总站的巨额资金。

 

在此之前,前总统奇卢巴也曾对付过盛极一时的出租车黑帮团伙——联合出租车与运输协会(UTTA)。当时他们甚至控制了全国所有公交车站车辆的进出。UTTA团伙连一辆巴士或出租车都没有,却控制着整个行业。 最终,UTTA这个组织被注销,他们只不过是一帮掠夺他人血汗钱的为非作歹的人。

 

现在的卢萨卡出租车分级团伙则控制着卢萨卡市内所有的“黑的”和有执照的出租车。“黑的”要想运营,必须根据运营地点的等级向黑帮团伙上交运营费:自由路及其周边地区的出租车运营费为1500克瓦查(约合人民币852元),在开罗路和CBD(中央商务区)附近的出租车运营费则高达15000克瓦查(约合人民币8523元)。这些钱流入帮派头目的手中,然后上交一部分到他们上级“老大”手中,用来供奉他们的隐形“大老板”——市议会和政府办公室的某些人。

 

一位出租车车主詹姆斯·皮利(James Phiri, 因害怕遭到报复而使用的化名)爆料,“除非他们愿意缴纳‘市场准入费’,并且每个月按时上交保护费,否则‘不允许任何新的出租车在任何地区开展业务’。在我们的道路上,每个驾车人都知道,出车时,必须带一些小钱来躲过另一个‘卢萨卡黑帮’的黑手。”

 

他们穿着赞比亚交警制服,隐藏在不知名的小路上和看不到头的弯道上,等待着任何可疑的车辆和驾驶人员,无论车辆或司机是否有足够的文件和合法登记。他们用各种理由收走你的驾驶证或声称扣押你的车辆,直到你按他们所给的荒谬的数字缴纳“罚款”:450克瓦查乘以违反交通规则的条数。

 

他们知道,他们在你的行程中造成的不便将迫使你为了抓紧时间赶去办事而跟他们谈判罚款数量,愿意花钱了事。他们的行为曾经迫使RTSA(公路运输和安全局)通过他们当时的公关经理穆科尔瓦·芒戈尔瓦(Mukelwa Mangolwa)发布公开声明:“警察必须区分可扣押车辆和不可扣押车辆的罪行,以避免给出行的公众带来不便。

 

卢萨卡的这些黑势力正变得越来越精明,并且很快就会用资源和武器武装自己——如果没有他们许可就没有市场可以运行,没有向他们交钱就没有业务可以运作。总有一天,他们的魔掌将伸入房地产行业乃至扩大到整个赞比亚,并开始侵占人们的财产和企业。就像现在的南非,汽车出租车团伙互相残杀,就因为没有遵守他们设立的只允许在哪条路线上行驶,以及在什么位置允许哪种大小的公交车行驶的规则。

 

2016年6月,当这些帮派在约翰内斯堡的桑顿地区宣布优步作业非法时,优步司机的车辆被烧毁,几名司机遇难。优步总经理乔纳森·埃业舍告诉媒体:“几个月以来,一直有人对我们的司机进行暴力行为,而我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工作,为家庭赚取收入而已”。

 

政府需要通过其税务局、警察局、缉毒委员会和卢萨卡市议会等机构,将这些商业运营区域从这些卢萨卡黑帮手中夺回。这些团伙不但不劳而获,而且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增加了商贩的经营成本。他们的行为是非法的,并且对赞比亚劳动人民的辛勤劳作精神造成了打击。

 

(原文标题为GANGS OF LUSKA,作者为MB Zambia Ltd的媒体关系与传播专家Mthoniswa Banda。本文仅根据原文进行翻译,不代表本报观点。)

 

华侨周报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