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医疗卫生

旗下栏目: 签证政策 移民就业 社会安全 风土人情

“家里有矿,但我想让孩子好好读书”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杜晓菲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6
摘要:2018年中国援塞拉利昂“光明行”活动在塞国第三大城市凯内马开展的第一天,一名9岁的小男孩安静地坐在病床旁边,陪着爸爸来做手术。

2018年中国援塞拉利昂“光明行”活动在塞国第三大城市凯内马开展的第一天,一名9岁的小男孩安静地坐在病床旁边,陪着爸爸来做手术。

 

 

他的眼睫毛很长,弯弯的向上翘起,眼睛很大,双眼皮很宽,短短的头发一圈一圈地盘在头皮上。

 

他的爸爸躺在病床上,看上去很轻松,面带微笑。这次他要接受左眼白内障手术。右眼去年的时候已经治疗过了。他带着一顶小圆帽,身上穿着金黄色的长袍,脚上是一双拖鞋——非洲人民的标配。

 

“你在哪里上学呢?”

 

“省穆斯林学校。”

 

“学习好吗?”

 

“他学习很好的。”爸爸抢答道,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看来学习是真的好,爸爸开始替儿子讲起了校园生活。

 

小男孩和父亲合影

 

“你有兄弟姐妹吗?”

 

“有的。他是老二,我一共有6个孩子,3个男孩,3个女孩。女孩在首都弗里敦上学。最小的孩子现在3岁。”

 

 “你在凯内马工作吗?”

 

“是的。我在山里挖矿。”

 

“一个人吗?”

 

“和合作伙伴。我们还有一家工作室,卖钻石的。”

 

“生意怎么样?”

 

“还行。有很多外国人到我们这里买钻石。”

 

“价格呢?”

 

“很低的,因为我们卖的都是原矿石,没有加工过的。我们没有能力加工,只能卖给外国人,他们会把石头运欧洲,然后深加工,那个时候价格就很高了。”

 

小男孩眼中的父亲

 

“你在这一行工作多久了?”

 

“我小时候就跟着父亲挖矿。我们是从几内亚过来的Susu人。”

 

“Susu是部落的名字吗?”

 

“对,Susu人主要生活在塞拉利昂和几内亚边境。”

 

“那你们说什么语言呢?”

 

“那就多了。我和孩子们交流用Susu语,和妻子说话用Timini语,和做生意的人用克里奥语,有时候还会说曼迪语,和外国人说话大部分时候用英语,有时候也会说几句法语。”

 

“这里还有原始的部落吗?”

 

“不多了。有些部落的人住在丛林里,他们跟外界的接触不多,但现在外面来的人多了,他们也开始往人多的地方走。”

 

凯内马旱季下雨的傍晚

 

“矿石产量怎么样?”

 

“还不错。每天都能挖到东西。一般早晨在山里工作,下午3点之后工人们就都回来了,因为傍晚时分经常会下雨。”

 

“一共有多少工人呢?”

 

“20个左右。”

 

“靠人力挖矿吗?”

 

“我们有机械,但希望有人来投资,带大一点的机械过来。”

 

“会带孩子去山里吗?”

 

“他要去学校。我想让他接受教育,想把他送到中国去学习。不能再挖矿了,山里已经没有多少东西了。”

 

小男孩和当地医生谢里夫合影

 

“你想去中国吗?”

 

“想去。”

 

“为什么呢?”

 

“我想成为一名医生。”

 

“当医生很苦的。”

 

他腼腆地笑,“医生可以治病救人。”

 

“你听说过哪些疾病呢?”

 

“埃博拉。”

 

“老师给你教的吗?”

 

“没有。我们从小就知道。”

 

凯内马有一处国家级生物安全实验室。2014-15年埃博拉疫情爆发的时候,周边地区的病人都被送到这里检查。一名在凯内马政府医院工作的护士说,当时很多人不相信检验结果,都说自己没得病。他们每天都要去教堂或清真寺,感染规模一下子就扩大了,“我们医院的两名医生就在当时因公殉职了”。

 

小男孩父亲入住的病房

 

“你以前见过中国医生吗?”

 

“没有。”

 

“你想去跟他们说话吗?”

 

小男孩羞涩地看着自己的爸爸。

 

“如果跟他们说话,你最想问什么?”

 

“how to be a doctor?(如何成为一名医生)”

 

“还有其他问题吗?”

 

“中国是什么样子?”

 

医院管理人员给小男孩看自己在中国拍的照片

 

“我去过中国,2016年的时候,南京、上海、北京,待了6个月。”一名在眼科工作的管理人员自豪地说道。

 

“你想看看我拍的照片吗?”

 

小男孩轻轻地点点头。

 

“这是长城,这是故宫,这是中国的街道……”

 

图/文丨杜晓菲

责任编辑:刘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