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医疗卫生

旗下栏目: 签证政策 移民就业 社会安全 风土人情

援非医疗,麻醉印象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马斯卡拉医疗分队 项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09
摘要:来马斯卡拉工作两月余,我对阿国麻醉工作有了初步的印象。
来马斯卡拉工作两月余,我对阿国麻醉工作有了初步的印象。中阿两国医疗不同之处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本人谨从麻醉医生的角度,分享差异,为深化医疗合作提供参考。

阿国麻醉工作分麻醉复苏医生和麻醉医生。麻醉医生只负责手术室麻醉。麻醉复苏医生要处理合并症,参与抢救急危重症,对法语和阿拉伯语通畅情况、阿国本土文化等有较高的要求。因此,我选择暂时做麻醉医生。阿国麻醉医生的管理模式灵活:妇产医院可以向综合医院借调麻醉医生应急。
麦色龙达意博公立妇产医院

我所援助的麦色龙达意博公立妇产医院,位于北非阿尔及利亚马斯卡拉省。初来阿尔及利亚,手术室让我大跌眼镜:进去不用带口罩;经常找不到护士、麻醉师;病人在门口等几个小时是常事;病人进了手术室被赶出来也时常发生;手术中经常有不相干的人进进出出……这些事情随便一件在中国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在这里每天都在发生着。

阿国病人进手术室,是这个“打扮”:穿戴自己的长袍和头巾,拿着自己的病历、自备的新生儿的衣服和成人纸尿裤,拎着尿袋。病人跟着护士走进手术间后,按指示自己爬上手术床、躺好。

准备输液、建立静脉通道、接心电监护仪都是麻醉医生的工作。手拿一块纱布蘸酒精擦皮肤之后,就开始穿刺。如果一次没成功,换个地方再穿,还是用刚才的酒精纱布和穿刺针。若遇到原先通道凝固的情况,直接加压冲开了就用,实在冲不开的就另外穿刺。我感觉阿国的病人都是金刚狼,失败的穿刺点不用按压和包扎,原来的通道可以放在那里。

建立静脉通道之后,就开始做麻醉。阿国麻醉医生的用药习惯百家争鸣,例如:有的麻醉医生开始就把麻黄碱加进液体里滴,有的麻醉医生开始前静脉用一只阿托品,……因此,我还是按照国内的流程,常规用注射器稀释好麻黄碱备用。
麻醉穿刺包

阿国腰麻的体位是坐位。我现在居然觉得坐位比侧卧位顺手。阿国的麻醉穿刺包是现用现准备:麻醉医生把手套打开,手套的内包装纸铺在手术床上就是麻醉操作台,再加上一个注射器、一根腰麻针、几块纱布,自己倒上碘伏。右手戴套后拿注射器,左手拿药,抽好药后,左手戴手套。戴手套的手拿碘伏纱布在病人背上消毒,在拿干纱布擦干,最后直接定位穿刺。在阿国这么干,多么自然;在国内,这是不可思议的。

阿国采用的腰麻穿刺针比国内的细,组织损失少,穿刺后头疼发生率低。但是,针细增加穿刺困难,穿刺针折弯变形,甚至断裂的风险高。短短2个月,我就遇见了一个断针史的病人。病人穿刺部位的伤疤是取断针留下的。不得不说,中国医生的适应能力强,都能快速驾驭新“兵器。
作者在跟患者腰麻穿刺

没有事先局麻,麻醉穿刺直接戳进去,见到脑脊液流出来,可以注射麻醉药了。阿国麻醉师也习惯用布比卡因复合芬太尼,根据患者体重调整用量。我发现阿国较之国内的药物配比,会出现较多仰卧位综合征。所以我还是用国内的药物配比。 

注射麻醉药物之后,麻醉就打好了。主刀医生带一个器械护士做剖宫产。阿国搭台护士消毒也是五花八门:消毒范围不到位,消毒顺序随意,消毒次数随便。铺巾基本上就两层,小方巾加一层中单,比国内少一层大孔巾。习惯了无菌操作的我们,看阿国同事消毒铺巾,真是双方都难受。因此,绝大多数情况都是中国医生亲自消毒铺巾,边做边讲解要点,效果因人而异。

新生儿断脐后被放到新生儿操作台上。一般都是新生儿等助产士。新生儿操作台上只铺了产妇自备的单层布。阿国新生儿不常规吸痰。抢救新生儿的操作如下:先隔着一层纱布嘴对嘴的用力吹几口气,然后一只手倒提新生儿,酒精倒在孩子背上之后,用另一只手掌快速搓背。看似简单粗暴,实则有效,绝大多数新生儿可以复苏成功。

手术结束,阿国的病人过床相当直接。推床靠着手术床,两个护士把产妇从手术床丢到推床上。不是抬,就是丢。更神奇的是,两个多月来还没发现一个病人的伤口挣开的情况。

存在即合理,在我们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阿国人习以为常。这是难以改变的现状。为了圆满完成援外医疗工作,我们要调整心态,从当地的实际情况出发,取其精华,规避风险。援外结束后,我将立即调回“中国模式”,跟上祖国日新月异的节奏。

 

作者 项祥亮 26批援阿尔及利亚马斯卡拉医疗队 来自湖北省黄石市中心医院麻醉科

责任编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