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医疗卫生

旗下栏目: 签证政策 移民就业 社会安全 风土人情

援非医疗、大爱无声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马斯卡拉医疗队 黄佳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06
摘要: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把我从睡梦中叫醒。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把我从睡梦中叫醒。心想,今天是我们的休息日,大中午的有什么事儿呢?我开门一看,是杨子仪(翻译)。她说:“阿国医院妇产科主任请两位中国妇产科医生帮忙代班2小时。如果答应,医院立即派车来驻地接。”不一会儿,我就和陈超群医生一起出发了。原来是咪咪(阿国助产士)请我跟她主刀剖宫产;同时,产房有病人需要医生处理。陈医生快速明确诊断“胎儿窘迫”,决定立即手术分娩。

紧接着,我俩分别在2个手术间进行手术。陈医生和项医生(中国麻醉医生项祥亮)在隔壁手术间处理急诊。手术顺利,母子平安。我这边的工作就说来话长了。虽然特意请阿国复苏医生打麻醉,但是效果不敢恭维。从开始切皮,咪咪就叫痛,取胎也困难。这些都减慢了手术进度,直到复苏医生静脉推注丙泊芬全麻(一种短效的全麻药)。得知本院同事做手术,来手术间看望咪咪的人不少于20个,场面热闹非凡。我的搭台助手、巡回护士,麻醉医生和这些进进出出的人行“贴面礼”就忙不停。真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战斗!

本来预计加班2小时就这样变成了3小时多。终于回到驻地,静下心来,我总结这两个月的工作。

来马斯卡拉工作之初,急危重症等突发状况频发:子宫破裂大出血、胎盘早剥子宫卒中、子痫术后患者再也没醒过来的等等。我们医疗队就此讨论,得出解决方案:积极主动处理,把急诊变成平诊。比如,多次疤痕不宜试产的,妊娠期高血压疾病药物控制不满意的,头盆不称的等等有明确剖宫产指征的患者,尽量安排择期手术终止妊娠。这样既能规避风险,工作总量还略有减少。

说的容易做起来可难。首先,助产士协调安排不给力;然后,手术室只做急诊;最后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我们被阿国同事投诉到院长那里——中国妇产科医生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经过层层沟通之后,阿国同事们表示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节奏。急诊的、大出血的、抽搐的、胎死宫内的、切子宫的、输血的······都变少了。但是周边省的孕妇慕名而来,导致病人数量暴增。为此,我们向院方申请,要求再开一个手术间。院方表示困难很多,难于上青天。
 
不管遇到多大的摩擦和阻力,中国医疗队终将大爱前行。

还记得我上班的第一天,成功地处理了合并眼球手术史的患者。让她顺产的决定,遭到助产士的反对。我亲自处理产程直到分娩。母子平安,大家都笑了。产妇拉着我的手亲了又亲。第二天夜班,我决定了一个瘢痕子宫试产,却没有助产士敢去处理。我亲自管理产程直到阴道分娩。妈妈损伤小,孩子走的是正规通道,这是多么好的结局啊!就这样剖宫产率越来越低。而我们的工作量并没减少:我们要亲自观察、亲自安抚,助产士忙不过来我们还亲自接生······

无知才无畏,医疗技术也不例外。产后大出血病例:病人面色苍白、表情淡漠,处于休克状态,阴道伤口缝合完毕,静脉点滴20单位缩宫素。我立即检查产道,阴道右侧壁有一个伤口在活动性出血,阴道口却被缝闭了。我一边手术,一边跟助产讲解缝合要点。有恩才有威,阿国同事们的配合度在提高。

也记得第一个备班,凌晨三点我被叫到医院帮忙。患者23岁,十天前在外院有剖宫产手术史,此次入院时,面色灰白,对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仪无法检测到生命体征。复苏医生正在做心肺复苏抢救还情有可原,阿国院方要求我赶快切除子宫就让我想不通了。此时切除子宫已经于事无补了啊。只见子宫呈紫黑色,右侧阔韧带巨大血肿,组织脆性大。尽管手术顺利,终究无法挽回年轻的生命。这个血肿就像长鸣的警钟,提醒我和队员们,缝合牢实,止血彻底······

虽然阿国医院里没有质控、没有院感;但中国医疗队里都有,医疗安全永远在路上,每周队里的例会都在反复强调,医疗制度时刻在耳边响起,各项医疗操作也是不断再学习。虽然我们从事的不是高端的科技,不能惊天动地;但我们能给阿国的女同胞们带来福音,让她们的创伤降到最低,也让剖宫产率降到最低,让产时的并发症降到最少,减少输血规避风险,同时也让新生儿的死亡率大幅度下降,更加可喜的是医院里的孕产妇死亡率为“零”了。

责任编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