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医疗卫生

旗下栏目: 签证政策 移民就业 社会安全 风土人情

走进非洲 2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非洲华侨周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1
摘要:2019年3月19日我们结束了由湖北省卫生健康委组织的援外出国前的强化培训,经过曲曲折折的多次转机,一路向北,一路艰辛终于于出发前的第二天傍晚到达阿国。短暂的修整,来到阿国的第三天我们就走上了自已的工作岗位上。

转眼间踏上非洲的热土已经二月有余,接触到非洲的风土人情,工作中的点点滴滴,感触颇多,总想静下心来写点什么的,以作为二年援非工作中的记念,但是初来异国他乡感觉需要处理的事情还是很多,总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今天突然看到一起来援非的队友发的朋友圈,一种异国情结涌上心头,终于再次提起笔来,写下了援非的第二篇文章。

2019年3月19日我们结束了由湖北省卫生健康委组织的援外出国前的强化培训,经过曲曲折折的多次转机,一路向北,一路艰辛终于于出发前的第二天傍晚到达阿国。短暂的修整,来到阿国的第三天我们就走上了自已的工作岗位上。

上班第一天我们在阿方医院领导的带领下来到我工作的地方。推开诊室的门,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似一种秋雨后发霉的味道,感觉很久没有敞开门的感觉。初到诊室简直不感相信自已的眼睛,一切是那么出乎自已的意料,整个门诊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针炙门诊由3间小房子组成,进门第一间是一个接待诊室,接待室后面是两间小诊室,三间小房子总共不超过50平米,接待室里除了一张桌子和一条板凳外,没有见到更多其它摆设,二间小诊室里零乱地摆放着几张简易的小床,小床上面布满了厚厚的灰尘,晃动着小床发生吱吱的声音。

后经多方打听阿方医院的针灸科门诊,是在多年前由中国与阿国共同创建成立的,平时只有中国医师在这工作,阿方医院只安排了一名护士,平时在这上班,负责日常的接待沟通工作。当时中国与阿国共同创建针灸科门诊的原因,更多的是希望把祖国医学中医针灸能在阿国落地生根,让中华五千年的灿烂文化能在他国发扬光大,但是似乎阿国医生并不认可中医相关知识,这也许是阿国几千以来历史文化的束缚原因吧!

写到这里来了,但是不得不谈谈阿国工作,感受到阿国医疗操作规程与国内还是有太大区别的。印象最深的是无菌操作规程,在国内无菌操术是每一位医生第一件大事,是医学生涯中必修课,没有无菌观念,工作就更无从谈起。

上班第一天,第一个病人就把我吓得不轻,经与病人简短交流后,得知病人是右肩关节痛,考虑为根性颈椎病引起神经痛,当我准备行针灸治疗时,突然找不到灭菌用的酒精与活力碘,按护士的意思就是忘记到医院领用了,护士直接告之不用消毒,直接扎针灸,当时我的心猛的一沉,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国内绝对是不可行的啊,后经追踪观察也并没有感染的征象。

后来援非队友妇产科医生的交流中,妇产科医生开玩笑的说,阿国人民百毒不侵啊……阿国妇产科医院的待产室中只有四张病床,每天病人多达四五十需要进产房待产的,当病人进入待产阶段,由于场地狭小,有的患者躺在床头,有的仰在床尾,有的趴在地上,有的蹲在墙角边,一片鬼哭狼嚎的场景,实在另人心痛,更为令人揪心的是有的还没有来得急进入产房,小生命就已降临在待产室的地上。

但是我们不得不感叹阿国人民生命力的强大,即使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产妇产后生命体征平稳,很少见到各种感染征兆。

当然我感觉在阿国有更多是值得我们去学习与深思的地方,为什么他们的生命力如此的强悍,为什么她们的没有出现各种感染情况的发生,这一切目前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后来的工作与实践中也许会有答案的。

写到这里我再次想起一件事情,不得不说出来。在来阿国工作不久,这天来了一位患者,这名患者是一名女性,体重毫不夸张的讲最少得150公斤以上,经护士沟通与翻译,这名患者主要问题是一侧腿痛,经多方医院治疗没有明显效果,后听说中国医生来了,特意来诊治。

常规安放好病人体位后刚给病人扎上针灸,就发现病人面色出现异常,双手不停的上下颤动着,凭着十几年的临床经验,瞬间判定病人出现晕针,立即取下针灸,监测血压心率,常规给予掐人中穴的急救措施,并同时呼叫阿方护士,护士迅速来到病人床前,下意识的判定病人是晕针,就当场向病人右耳就是一巴掌,瞬间病人清醒,经监测生命体征正常,神志清楚,无异常情况。事后经请教护士,护士告诉我这叫扇耳光促酲法,在国内绝对没有这种治疗方法,作为有十几年行医经验的我来说,第一次遇见,真是学习了。不得不感叹阿国人民的智慧结晶。

阿国的大部分农村患者都不懂法浯的,要么讲的是阿拉伯语,要么讲的是当地的方言,作为我们来说跟本听不懂的,即使讲的是法语,但是与国际法语还是有太大的区别,就像我们的官方语言是普通话,但是南北地区普通话又有区别的一样,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我们在国内培训时老师讲,即使我们学习的国际法语,但是到阿国还是有一个语言休克期,现在才明白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远方的亲人,想起家中的一切,感觉放不下的太多,每次打电话回家,父母总有说不完的唠叨话,总是放心不我的发安全,放心不下我的生活,我总是报喜不报忧,说实话,离开祖国和亲人一万多公里,生活在异国他乡,说不苦绝对是假啊,此刻我只想说既然踏上了非洲的土地,既然接受了祖国和人民的挑选,无论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我将一往直前,决不回头,努力工作,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上图为援非出国前作者在中国医疗队队旗前宣誓(左二为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刘英姿主任)

 

上图为作者(左一)与非洲患者合影

                          作者 饶从柏 男性 中共党员  中国第26批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队员
                               作者原工作单位 湖北省英山县人民医院 康复科 主治医师
                               联系方式 QQ445980634
                               目前正在阿尔及利亚民主共和国执行援外医疗任务
                               请非洲华侨周报的老师审阅,批评指正,给出宝贵的意见,期待老

师的回复!谢谢!

责任编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