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医疗卫生

旗下栏目: 签证政策 移民就业 社会安全 风土人情

我在非洲忆母亲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潘华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01
摘要:我们援厄立特里亚第12批医疗队于2018年9月8日抵达厄立特里亚,在这里工作生活逾半年,在异国他乡度过了中秋节、春节等中国的传统节日。
我们援厄立特里亚第12批医疗队于2018年9月8日抵达厄立特里亚,在这里工作生活逾半年,在异国他乡度过了中秋节、春节等中国的传统节日。每逢佳节,我们格外想念家乡的亲人。在今年清明节到来之际,我不能像往年一样到母亲坟前去扫墓,只能面朝故乡的方向,遥祭我去世多年的母亲。

母亲2004年去世,年仅60岁,远远低于当时的平均寿命。母亲的一生是操劳的一生。记得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忙碌是我对母亲一生的印象。当晚上我睡觉时,母亲还在做家务;早上我起床时,母亲已经在做早饭了,她总是像驼螺不停的旋转。由于常年的操劳,40岁时母亲就得了冠心病。1985年我在河南科技大学上学时,母亲心脏病犯了,她第一次出远门到我们附属医院看病。我请假陪着母亲找专家,当时上楼母亲都感觉困难。我扶着母亲,第一次感到母亲有点力不从心,也深感母亲这么多年的不容易。专家看后建议住院,但因为各种原因仅仅开了药就回去了,走的时候母亲还给我悄悄塞了50元钱,这50元钱可是我当时三个月的生活费。我能顺利上完大学,母亲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1988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三门峡一家国企职工医院。母亲由于常年操劳,冠心病已渐渐加重,强心利尿药没有少吃,中医中药没有少用,可就是疗效不好。期间还到过郑州、西安就诊,现在看来当时主要是没有系统正规治疗,自己还是学医出身,现在回头想想这些真是做儿子的不孝。

2004年腊月初,母亲的冠心病又加重了,连晚上睡眠都成问题。但她从来不给我们子女说,还是父亲给我打电话说你妈下肢肿胀,晚上不能平卧休息。我急忙用车接过来,简单检查后专家说必须住院治疗,但当时心内科只有一个病区,没有床位,晚上就在病房加了一张床打上点滴,第二天感觉稍好些非要回家。后来才知道母亲一是怕花钱,当时没有什么新农合;二是见我一天太忙,怕打搅我的工作,不想这一走竟成了永别。腊八那天早上天格外的冷,七点我听到电话里父亲急切的声音,说你妈快不行了,你赶快回来吧!我回去后看到的却是母亲冰冷的遗体,我嚎啕大哭,追悔莫及 ,我真正感觉到她要我这个做医生的儿子又有何用?感到欠母亲的真是太多太多了。

我已到天命之年,也有儿女和孙女了。回顾大半生总感觉欠母亲太多太多,须要用一生去偿还。百善之首孝为先,养育之恩大过天。母亲给了我的生命,养育我长大成人,她无任何条件爱着我,但我40多年到底为母亲做过多少?从我知道她40岁患心脏病到60岁去世,一年之中我到底有几天在母亲身边?我回想了一下,把所有的时间加起来恐怕也不到一年。哎,有些事后悔尚能转圈,但母亲的早逝却是我一生的遗憾,每每想起就泪流满面。我现在感觉母亲好像一直还在我身边,她身上很多小事一直激励着我。

母亲出生于1944年。据爷爷讲,母亲自小贤惠,聪颖好学,16岁毕业于当地一个技术学校,不巧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哪里来那里去,只有回村务农,两年后就结婚成家了。因为有文化,结婚后不久即担任我们村妇联主任直到去世。她深知知识的重要性,所以从小就要求我们好好读书,长大有所作为。她经常说多读书,读好书,以后路子宽。为了使我养成良好的学习惯,夜里她还常常陪我看书写作业,我至今仍记得点着煤油灯学习的情景。正是她言传身教,和不厌其烦地激励我,最后才使我成为我们村恢复高考制度后第一个大学生。

记得小时候整个社会物质匮乏,我家里也贫困生活困难。现在我对那些苦涩的日子还是难以忘怀,有时做梦也梦见那不堪回首的日子。作为儿子的我,那时无法理解日子的辛酸苦辣。我个子高母亲总担心我吃不饱,尽管没有好的食材,她总变着法子给我们做好吃的。早上的酸滚水泡馍至今我都忘不了,其实就是开水泡馍,葱姜蒜加几滴油,但一经母亲调和就非常好吃。母亲常说,吃好才能有个好身体,将来好好学习,考个好学校。母亲勤俭持家吃苦耐劳,委曲求全和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一直影响着我。

母亲还是一个淳朴善良的人,她善解人意,乐于助人,东家有事,她要去帮忙;西家有难,她也去帮助。谁家儿子结婚,女儿出嫁,老人有病,婆媳不和,她都了如在心。她担任村干部近三十年,走遍了村寨的家家户户,有钱时出钱,无钱时出力,即使是她得病时还惦记着村里的事。正是她为村里无私的奉献和付出,母亲去世时,几乎全村的男男女女都来了,来送她最后一程。

母亲早逝,我们兄弟三人悲痛至极。在她去世一周年之际,我们兄弟姐妹们决定为她立碑撰文以表纪念:
“追恩一生,光范永存;自小贤惠,淑德聪颖;十八持家,内外打理;顶日务农,辛勤耕耘;教儿育女,费心劳神;刚强自砺,乐观自信;为民服务,三十余载;人品业贤,遍播美名”。

亲爱的母亲,尽管我现在远在非洲执行国家援外医疗任务,但我无时无刻不想念您。生时我没能为您尽孝,但我现在须为国家尽忠,死后我愿葬在您的身边,做您感恩孝顺的儿子。
 
作者系中国援厄立特里亚第12批医疗队队长  潘华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