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社会安全

旗下栏目: 签证政策 移民就业 社会安全 风土人情

民告官能赢否?开普敦机场索赔案又起波澜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牛雪琛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6-09
摘要:南非一起历时20年的索赔案如今又起风波。
          南非一起历时20年的索赔案如今又起风波。南非一户姓布拉夫的人家向政府提出索赔,表示开普敦国际机场土地的一部分原来是属于这家人的,虽然政府多年前给了补偿款,但数额远远不够,这户人家认为政府欺骗了他们。
 
         74岁的亚当•布拉夫(Adam Braaf)是这个家中最年长的人,他和他的家人当年被实施种族隔离政策的政府强制性地要求搬出机场所在的地区。布拉夫说,后来他们定居在埃尔斯河附近(Elsies River)。与他父母当年拥有的土地相比,如今他们家的空间非常小。当年住在机场区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在家养牛和其他动物,但现在不能这么做了。
 
         上个月,约40名布拉夫家族成员聚集在博查德夸利路上(Borcherds Quarry Road),抗议90年代提出的那起土地索赔案,他们表示只有几个亲戚拿到了政府赔偿。
 
         他们还认为,从文件中能看出之前的赔偿过程十分混乱,所以不能确定当时赔偿的有效性。比如,在原来的赔偿案中,有两名布拉夫家的亲戚分别针对两块土地提出索赔,但他们申请书中写到的土地编号和和街道地址都与原来机场地区的土地不匹配。


 
         积极参与这场索赔案的家庭成员玛丽莎•坎尼米尔(Marisha Kannemeyer)表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她的祖父被实行种族隔离的政府强行从当时生活着的土地上迁走。目前自己的亲戚们住在代夫特(Delft),克利夫顿(Klipfontein)和贝尔哈尔(Belhar)。
 
         她说,2011年1月21日他们和政府定下了土地赔偿额,但整个家族中只有一部分人获得了33.4万兰特的赔偿。这笔钱15个人分了,除了一个人以外,每人分到不到2万兰特。其余的家庭成员一分钱都没有得到。
 
         2016年,坎尼米尔去了位于开普敦的土地索赔委员会办公室,要求查看相关文件。她说: “我很惊讶地看到文件中充满了错误。”
 
         布拉夫家族表示,他们申请索赔的两块土地中最小的那块也价值27万兰特(约合人民币13.5万)并且,坎尼米尔说,她爷爷当年拥有的土地基本上是政府赔偿给他们的土地面积的4倍。
 
         西开普省土地索赔委员会没有对文件中混乱的内容做出回应。西开普省农村发展和土地改革部副部长万亚尼卡萨伊(Vuyani Nkasayi)表示,很遗憾,他并没有掌握这起索赔案的详细情况。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