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风土人情

旗下栏目: 签证政策 移民就业 社会安全 风土人情

壁炉和火炉

来源:华侨周报 作者:白晓梅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8-17
摘要:我是第一次看见真壁炉,而且是在非洲,所以非常新奇。为了体验壁炉火焰的温暖,大家一齐忙了起来,从外边搬进据好晒干的树干、树枝;小外甥女也跑来跑去,把纸一张一张往里扔。

博茨瓦纳旱季的冷风,送走了阴沉的云和最后一场清冷的雨,没到傍晚,阳光就已从屋内消失,灰朦朦的天空转为凄凉的黄昏。

吃完晚饭,屋里没了暖意。表妹提议,大家去朋友在哈博罗内市区的别墅,那里有壁炉可以取暖。没错,就去那里,大家兴奋起来,小外甥女高兴得喊叫起来,“我要去烤火喽!”

我是第一次看见真壁炉,而且是在非洲,所以非常新奇。为了体验壁炉火焰的温暖,大家一齐忙了起来,从外边搬进据好晒干的树干、树枝;小外甥女也跑来跑去,把纸一张一张往里扔。

没几分钟,木柴就开始燃烧起来。火苗不断地射出红色带有蓝色的光,时而苍白,时而柔和。壁炉内发出劈啪尖脆的响声,熊熊火焰欢快地跳起了舞。木柴在燃烧时释放出来果木香气,飘散满屋。朋友在炉内放了几个用铝箔纸包好的土豆,增加了大人和孩子的期待。大家围坐在壁炉前,全身暖暖的,心里热热的,在这个温馨快乐的晚上,那是来自壁炉的魅力。
   
壁炉起源于西方社会上流家庭,起初不仅是取暖设施,还是身份和品位的像征,现在通过加工改造又完善了许多,用的燃料是木柴、木炭。西方人来到非洲,他们把西方的产物也带到这里,这不足为奇。我印象中的壁炉,是在西方一部小说里:墙壁上有一幅油画,一个很陈旧的大木柜上,燃烧着一只蜡烛,腥红色的幔帐透着暗紫色的光,给人神秘的暇想。一位老妇人,身穿一条玫瑰色长裙,坐在壁炉前喝着咖啡,脚下趴着一只白绒绒的狗,身边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火光映红了她们的脸,悠然自得,享受着独特的温暖。
看着壁炉,我不禁回忆起童年的故事。那是黑龙江严寒的冬天,纷纷扬扬的白雪飘飘洒洒,冷冽的北风抽打着房门,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用砖砌成的火炉子,炉子上面有铁炉盖,铁皮炉桶子一节一节连接起来,延伸到窗外的房檐下。当炉内的煤火燃烧起,房檐下就会涌出来一团团青烟。钻到屋里,一股暖流扑面而来,在冰冷的冬天,你感受到的是透心的热,蚀骨的暖。我坐在炉子旁边,往炉盖上放一些玉米粒,很快听见玉米粒爆出劈哩啪啦清脆的响声,吃着爆米花,你的心美了,甜了,那红红的小脸,映出快乐的神采,仿佛置身在冬日浪漫童话的世界里。那个用砖砌成的火炉子,与壁炉相比,虽然不够美观,但是他融进了我童年幸福的记忆,一串串爆米花的香气,就像锡箔纸打开后土豆的味道,依然珍贵,让我回味。

不论是西方壁炉还是家乡的火炉,它们带给我的都是温暖,也是一种情感,我顿然感觉年轻了许多,重新体验了一下火炉边那个红脸蛋的小姑娘,也感觉自己就是文学故事里那个坐在壁炉旁、呷着香浓咖啡的老妇人……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