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风土人情

旗下栏目: 签证政策 移民就业 社会安全 风土人情

走近非洲艺术

来源:(光明网)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7-21
摘要: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北区二层8号展厅,有个常设专题陈列展览——馆藏非洲雕刻艺术精品展。在这个2000平方米的空间里,以仓储式的展陈方式,罗列了近600件来自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传统艺术品。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北区二层8号展厅,有个常设专题陈列展览——馆藏非洲雕刻艺术精品展。在这个2000平方米的空间里,以仓储式的展陈方式,罗列了近600件来自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传统艺术品。琳琅满目、造型各异的面具、雕像和生活用品,以宏大的气势冲击着人们的视觉。让人从这些非洲艺术品中感受到了原始的生命律动和本真的情感诉求。

  非洲雕刻是凝聚非洲各部族人民勤劳和智慧的艺术。它独特的造型和风格给人以强烈的感染力,并对世界现代艺术的诞生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6世纪,欧洲人发现了非洲雕刻,当时将其以原始的、野蛮的邪教用品对待。某些西方学者追随黑格尔的论断,认为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没有精巧的制造品,没有艺术,没有科学,以此为白种人是优等种族、贬低黑人文化制造借口。随着非洲民族主义者“求本溯源”文化复兴运动的开始和民族独立进程的加快,非洲黑人文明得到了重新审视,非洲艺术也在与其他多元文化思维的冲突交融中走向世界。

  从16世纪开始,伴随着殖民主义侵略和罪恶的奴隶贸易,非洲艺术遭遇了厄运。1897年,具有悠久历史的贝宁城在英国殖民者的炮火中消亡殆尽,奥巴王宫珍藏的数千件雕刻艺术品被劫掠一空,流散世界各地。有的成为西方非洲博物馆里面的藏品,有的堂而皇之地进入拍卖行,非洲艺术以另一种方式诉说着历史,影响着人们的艺术和生活。

  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师毕加索,从非洲雕刻的造型中获取了“立体主义”的创作灵感,也让人们给非洲艺术贴上了“变形夸张”的标签;遍布世界的非洲旅游纪念品,使材质成为人们判断非洲艺术品优劣的首要标准,殊不知“乌木”在非洲传统主流雕刻中的缺失。

  非洲艺术是源远流长而博大精深的。从2000余年前的尼日利亚诺克赤陶雕刻,到后来的伊费铜雕、贝宁铜雕,以及至今仍被广泛制作和使用的部落木雕,无不说明非洲艺术表现的多样性和雕刻技艺的高超性。它既可以是写实的,也可以是夸张的;既可以保持着王室的威严,也可以充满着民间的活泼……


面具木布基纳法索波尼族

 

国王宝座(铜)尼日利亚贝宁王国

  艺术情感的表达脱离不了形式和技巧,但一味关注形式、技巧又会使人们忽视了艺术的本质。非洲人对未知世界具有丰富的想象力,非洲传统宗教中数以千计的创世神、水神、地神、雷神,以及其他各种虚幻的自然和世间精灵被现实存在的、具体的、可触摸的面具或雕像所指代。这些看似自由随意的形式外表下,却包含着严苛的造型规范。姿态、色彩、纹样、配饰等无不具有特定的宗教含义。雕刻家带着对信仰的无比虔诚进行创作,将强烈的宗教象征性和部族所具有的审美共性巧妙地融于一体,造型千变万化又遵守传统法则,情感充盈而不矫揉造作。

  非洲面具和雕像的制作并非“为艺术而艺术”,来自历代传承的规范化造型,服从于不同宗教情感的表达。它是功利的,是依附宗教和生活而存在的,是宗教作用于生活的一种载体。不管对于何种神灵,雕刻肖似与否无关紧要。人们更关心的是如何通过这些形象给人以敬畏之心,以及如何学会去激发或掌控那些隐藏在形式背后的,能够给部族、家庭和个人带来更多现实影响的神灵的力量。这种可以被称作生命力、活力、精神力的“力”充斥于非洲生活的方方面面。人的出生、成长、婚丧嫁娶,家族的安宁与延续,部落、王国的权利行使和更迭等,无不与这种无形的力息息相关。它既是静态的、固有的,又是流动的。人们相信,当他们佩戴着面具激情舞蹈时,面具所指代的神灵的力量便会传递给舞蹈者。当鼓点、舞蹈节奏逐步加快,全场情绪升至最高点时,这种力量就会神奇地传递给部落中的每一个成员。人们依靠这种力去维系和平衡纷繁复杂的社会和人际关系,安抚人的心灵。

  雕刻艺术深深扎根于非洲人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是棚柱、门板、窗板,还是日常生活用品,他们都要精雕细琢。不同形象和宗教寓意的人物、动物、纹饰被雕刻家大小错落、有条不紊地并置在一起,造型饱满而充满张力,雕刻手法简练而朴拙,既具有排兵布阵般的大气雄壮,也不乏精巧细致的构思,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颇具韵味的审美感受。非洲雕刻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一种艺术形式,也是一种对待艺术和生活的态度。

        非洲雕刻千变万化的造型背后,反映的是人们对未知世界的认识和历史沉淀的处世价值观,体现的是社会共同体的、非个性化的情感流露。我们惊叹于其形式和内容的完美统一,以及在千百年来的发展中仍然保有的鲜明的精神独立性。这在艺术日益商业化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

        如今中国艺术事业蓬勃发展,却仍不免有些形式追随潮流与时尚,少了艺术本身应具有的真善美,忽略了艺术情感本质的表达。非洲雕刻独立的美学特征和精神内涵,或许能够激发人们更多的心灵震颤和美学思考,为中国的艺术和生活提供更多创造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