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世界华声

旗下栏目: 侨界动态 人物专访 华人公司 世界华声

援坦桑尼亚烟台医生:为国争光遥祝家乡更美好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2-15
摘要:又是一年春节。阖家团圆时,万家灯火处,总有一些人,为了事业、为了梦想、为了责任,无法与家人团聚,只能留守异乡,遥望家乡。今日起,胶东在线推出在路上,天南海北烟台人专题,报道那些身处异乡、坚守使命、无法与家人团聚的烟台人的故事。今天刊发第③

又是一年春节。阖家团圆时,万家灯火处,总有一些人,为了事业、为了梦想、为了责任,无法与家人团聚,只能留守异乡,遥望家乡。今日起,胶东在线推出“在路上,天南海北烟台人”专题,报道那些身处异乡、坚守使命、无法与家人团聚的烟台人的故事。今天刊发第③期:

中国援坦桑尼亚医疗队部分人员合影

  背景: 根据国家统一部署和原卫生部的安排,山东省于1968年开始承派中国援坦桑尼亚医疗队的任务。截至目前已派出援坦桑尼亚医疗队24批。烟台从1968年开始承派援坦桑尼亚医疗队,已派出17批、101人次。24批援坦医疗队中,由烟台毓璜顶医院、烟台山医院、莱阳中心医院、北海医院选派的6人。40多年来,援外医疗队出色地组织并完成了党和国家交付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为增进民间友谊,密切友好关系,加强交流合作,扩大提高我国国际声誉和地位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为配合国家整体外交,推动我国与受援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做出了积极贡献。

  胶东在线2月13日讯 (记者 贾楚航)他们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他们也是孩子的父亲母亲,是爸爸妈妈眼中永远的孩子。在阖家团圆的春节,远离家乡,身处地球南端,烟台援助坦桑尼亚的医疗队员们,无暇为缺席老少团圆的家宴而抱憾。没有鞭炮声声,没有烟花漫天,忙碌中,他们在异国他乡,履行着国家交付的光荣职责和使命。让我们,向他们致敬!

   因时差和网络的关系,采访断断续续,为方便阅读,以下均以第一人称讲述。

中国援坦医疗队、烟台山医院妇产科医生王萧光

  王萧光:

  人物名片:1岁孩子的父亲,烟台山医院妇产科医生

   春节?我们这里感受不到。现在正是坦桑尼亚的雨季,各种疾病高发,各种各样的生物也都出现了。我身上被跳蚤咬的大片痕迹惨不忍睹。对了,前几天,一只大号蟑螂、一只异形蜘蛛,从我床底下大摇大摆爬出来,很是一个毛骨悚然。

   你说我生物知识更加丰富了?其实,当半夜被长着翅膀会飞的大蚂蚁咬醒,当与车祸擦肩而过,当给人治病的我竟然莫名生病,不知是疟疾还是伤寒,一下子吃了青蒿素、左氧、霍香正气丸、芬必得……我觉得,丰富的不只是我的生物知识,还有很多。

   咱们烟台人欢乐过大年的感觉,这个真没有。每天工作、生活忙碌得像打仗一样,跟你说说我们工作的事情吧。

   去年8月29日凌晨,我们中国援助坦桑尼亚医疗队从上海出发,历经18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抵达坦桑尼亚经济首都达累斯萨拉姆。经过1天修整,我们多多马医疗队于8月31日从达累斯萨拉姆乘车前往坦桑政治首都多多马。坦桑的路况非常差,不到五百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11个小时,路遇多起车祸和小规模骚乱,甚至看到军警背着AK-47处理事故。

   我们工作的多多马省医院很小,类似国内比较大的卫生院,但各个科室还算齐全,大夫不多,眼科甚至只有护士没有大夫,耳鼻喉科只有一个护士和一个去年刚分来的大夫。能开展的手术不多,手术室一共两个手术间,消毒和防护很差。妇产科是最大的科室,有8个大夫,两间独立的手术室,但条件非常差,根本没有无菌之说。产房很小、很破,没有洗澡间,如果溅到羊水等病人体液,根本无法清洗。

   看到医院的简陋状况,我们的心情差到了极点!但是,当看到门诊很多病人向中国医疗队员热情地竖起大拇指打招呼karibu(斯瓦希里语:欢迎)时,我们心里又充满了动力,一定要尽最大努力用我们的医疗知识技术去帮助他们。

   说完了工作环境,说说我们生活的驻地吧。当然,你肯定猜到了,这里的条件很差,只有各种生活必需设施,会经常性的断水断电。到达当晚,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式的欢迎——停电了。水更是个严重问题,多多马的饮用水很硬,水垢特别多,但这还是相对干净的,比其他几个医疗点要好一些,他们连洗刷的水都要烧开了用。

   整个多多马就像国内一个落后的小县城,但这里是坦桑的政治中心,还是相对比较安全,不像达市,经常有偷窃抢劫的事情发生,我们的总队长前几天就在达市被抢走了手机。

   你说我用的“差”太多了?没办法,这里条件真的很艰苦。但是,我早已做好了思想上的准备,也请家乡的父老乡亲放心,我们一定不辱使命,努力工作,为烟台、为国家争光!

中国援坦桑尼亚医疗队员、烟台山医院眼科大夫杨雪莉

  杨雪莉:

  人物名片:2岁孩子的妈妈,烟台山医院眼科医生

   离开烟台已经整整五个月,离家时的情景历历在目。2015年8月27清晨,单位的车在楼下接我,一家老小站在楼前送我。姥姥抱着一岁半的儿子,车门关闭的一瞬间,儿子从姥姥怀里探出身子,张着手向我伸过来,大叫妈妈。

   那一刻,泪如雨下,全车人都哭了。现在每每想起那一刻,都必须仰起头,逼自己把眼泪逼回去。

   坦桑尼亚政治首都多多马,还不如我们烟台的一个小农村。驻地条件极度恶劣,到处是老鼠、毒蝎子、蛇等。我们花了两个周的时间彻底打扫卫生,抓了至少二十只老鼠,打死三条蛇,才算安顿下来。紧接着就是一波又一波跳蚤的袭扰。全身都是疙瘩,一条腿上数数有三十多个疙瘩,痒得抓心挠肺。

   多多马省医院没有眼科医生,完全依靠中国医疗队。我一来,就承担起门急诊、病房及所有的手术。这里艾滋病和结核高发,为了防护自己,工作全程戴乳胶手套,下班时手就像被水泡了一天,皱巴巴的。因为手套稀缺,护士一天只提供一副手套,除非遇到确诊艾滋病人,才允许换新的。

   这里大多数病人很穷,没有钱看病,都拖到很糟糕的情况才来看病,而医疗设备又特别差,只能利用现有的条件多为他们解除病痛。因为病人很穷,手术前护士不给他们检查有无艾滋,只能在手术中多加小心,不要误伤自己。

   当工作和生活步入正轨,最难释怀的是浓浓的思乡之情。这里没有有线网络,没有wifi,只有不稳定的移动信号。跟孩子及家人视频时断断续续,卡得厉害。看到画面里的人跟木偶一样,一顿一顿。当有一天,孩子在视频里看着我,愣愣得叫了一声“阿姨”时,心简直碎了。关掉视频后,忍不住大哭一场。

   我的父母、公婆和丈夫都在默默地支持着我,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当遇到困难时,院领导和科主任及同事、朋友们鼎力相助。经常能收到张树栋院长亲自发来的国内和医院的新闻,随时了解我们医院的发展。当工作中遇到难题,我们科室郝主任就在微信里指导我怎么做。逢年过节,院领导就会去慰问我的家人,表达关怀之心。

   过年了,无法团圆相聚,就让我在南半球、在印度洋的彼岸,遥祝烟台的父老乡亲新春快乐!祝福烟台山医院更加辉煌!祝福我亲爱的家人、朋友、同事们万事如意!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