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人物专访

旗下栏目: 侨界动态 人物专访 华人公司 世界华声

国民老公out了!这位画风清奇的中国大使告诉你什么是人气!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张小马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2-15
摘要:2012年2月,吕友清就任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这是他第一次踏上非洲土地。印象里,非洲就像一个人类灾难的聚集地,他两眼一抹黑。怎么办?他当过农机厂技术员、县长助理、齿轮厂厂长,也任过四川南充市副市长和泸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可就是没人告诉他怎么


在那遥远的非洲……

 

在民间看来,外交官一般都是整日操劳国际事务的高冷职位,和日常柴米油盐联系较远。




印象中,他们穿梭于各种高端场合:

 

博学睿智、纵横捭阖~

 

 

 

风度翩翩、谈笑风生~

 

 

傅莹

 

话藏玄机、面露杀气......额,说顺嘴了,应该是一身正气! 

 

 

王毅外长

 

今天向大家诚心安利一位“非常规”人气大使,听完他的经历,你会觉得:纳尼?我们的大使还能酱婶儿?

 

 

 

 

 

一讲起自己的工作吕友清滔滔不绝,兴头上总会说“本大使......”,中气十足。坦桑尼亚前总统基奎特为他调过专机,现任总统马古富力上任以来多次请求中方将其任期延长到与自己任期一致;总统、总书记、总理等人都是他的“短信电话好友”,平日经常动不动“约谈”;欧盟、德国、荷兰大使找他学习经验;美国大使遇到他也要征求意见。这位大使,听着可有点牛。

2012年2月,吕友清就任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这是他第一次踏上非洲土地。印象里,非洲就像一个人类灾难的聚集地,他两眼一抹黑。怎么办?他当过农机厂技术员、县长助理、齿轮厂厂长,也任过四川南充市副市长和泸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可就是没人告诉他怎么到没去过的非洲做大使。

幸好,简历里没写,但他还有几个特别得意的技能。

得意技能一:会骑自行车

要说非洲是什么“部落一言不合就杀戮、兵荒马乱不长树、阴谋斗争贼恐怖……”那是电影看多了。真到了当地以后,吕友清发现,坦桑是片可以好好经营、充满机遇的土地。来看看让他经常把“本大使、本大使”挂在嘴边的工作:

走基层,俗称,骑着自行车下田。

 

 

 

这画风!

 

 

 

要知道在坦桑尼亚,除了主要大城市外,很多地方不通车不通路。吕友清想尽快了解这个国家,就常常骑车奔走在乡村小路,出没于田间地头,接触当地人,身后扬尘滚滚。他戏谑着说,虽然自己职务上写着配有“外交随员”,但走到哪儿都是光杆司令,没随员。

 

 


别小看下乡,想在卫生条件很差的非洲农村混得下,要能吃土(ku),防小蚊、防大虫、防传染病,还得耐得了寄生虫。吕友清是笑着说自己“千疮百孔”的,可如果你上网搜了人肤蝇等寄生虫感染后的皂片,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就酱,吕友清走遍了坦桑尼亚30个省,情况熟得都可以给当地官员介绍深度攻略了。他的事情被当地媒体关注报道后,大家都知道了,有个中国大使天天骑车四处跑。也因为这段经历,吕友清坚持要求中国驻派到坦桑支援的医疗队不能只驻扎在环境好的首都,也要覆盖到谁都不愿去的县城,因为“医生只有在最需要的地方才能发挥作用”。

得意技能二:特别接地气

都说入了行要讲行话,依托我中华民族快速掌握外语的高效方法——标拼音,吕友清学会了浓浓中式风的斯瓦西里语。和当地官员打交道时,一旦对方有工作不配合解决,他就锲而不舍追着用地道的中式发音淹没他!最后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顺带还练了口语。

 

 


吕友清谈完了部长谈省长,接着是各地的县长,还见人就推荐英文版《丰碑》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现在,几乎坦桑的省部级以上官员人手一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都知道中国的八项规定、反腐、民生工程、经济发展等理念。

 

谈什么国民老公热、韩剧鬼怪热,俗!2013年7月,人家坦桑尼亚革命党总书记基纳纳和吕友清谈完“反四风”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后,回去就掀起了“走基层”热,带着书记处全体下了乡,一热就热了两年时间,走完了坦桑所有的县。2015年10月,马古富力当选总统后,出台了坦桑版“八项规定”,制订了坦《二五计划》,政府里有一股“中国热”。

 

 

 

平日里,从坦桑民众到官员,吕友清拉家常谈正事两不误。他人气高到连坦桑的邻居刚果(金)的水库出现缺口,刚果(金)的部长也要通过坦桑官员找他讨论办法。坦桑反对党候选人在赢得达市市长职位后,通过多渠道联系来使馆拜访,第一句话就说:

 

 

有一次,吕友清需要当面与时任坦桑尼亚总统基奎特谈事情,基奎特当时正在多多马召开革命党中央委员会讨论本党总统候选人,计划随后飞南非出席非盟峰会。听说吕大使从达市开车到多多马来回要10多个小时,基奎特总统说:“你来回10多个小时太辛苦了。我改变一下飞行线路,从多多马飞回达市,我们见面后再飞南非。”

于是,总统真的就直接改了航线,乘飞机去见了咱们吕大使!


还有一次,基奎特听说中方领导人来访没有包机,便把自己的专机交由吕友清调遣一周用以接送转机,以免延误辛苦。这样的待遇也是没sei了,在国际外交上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例!

 

 

吕友清算了一笔账,论对非资助能力,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和美欧西方发达国家比不了。那怎么谈感情?2016年6月14日,听说坦桑尼亚血库告急,吕友清就跑去献了200毫升血,这件事成了第二天当地报纸的重点报道。

 

 

2016年6月14日,吕友清在穆西比利国家医院献血


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力和夫人很是感动,打电话慰问他。德国大使听说了之后感慨,工作都能做到了这个地步,还能说什么?确实没法比......


 

 
话说这期间,美国决定向坦桑提供8亿美元的年度援助,但坦桑的媒体反映却不温不火。

 

 

 

再说点中坦的事儿吧。

“对中国好”在坦桑尼亚几乎形成了社会共识。2015年10月25日坦桑进行大选时,所有政党推出的总统、国会议员、市长和市议会议员候选人中,没有一人发表涉华负面言论。要知道平日美国等国家竞选时,一言不合就骂中国,什么经济不好、房价太高、工作寻不着、找不到女票......都是因为中国!不骂中国就没选票。但坦桑却截然相反——说中国好话才能拿到选票。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坦桑尼亚大选时,西方一些国家曾搞动静,或明或暗支持反对党,结果没成功。现任总统上任后迟迟不见这些国家的大使。没办法,他们只得去找吕友清帮忙说好话。吕友清从中调解了之后,总统才答应见了面。咱做人公道,就是这么牛!

 

 

 

 南海“仲裁”期间,坦桑媒体自发发表了50余篇报道支持中国立场。连当地一直引用、偏向西方的《公民报》也主动要求每天做一版中国新闻。这么给力,吕友清自己都感到惊讶,这比他在非洲第二大媒体集团《卫报》开设“大使专栏”写文章的效果还要好。

 

2016年8月10日,坦桑尼亚总理马贾利瓦(Kassim Majaliwa)还表示,坦桑尼亚政府以及人民坚定与中国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全力支持中国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的立场!

 

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我没开口,你却懂我

讲真,在中国,我们说了很多年的“坦铁”。70年代广播里的坦赞铁路故事,让当时很多中国人记住了坦桑尼亚,两个国家千丝万缕地联系在了一起。多年后,我们的情感纽带在吕友清大使和众多与他一样生活、建设、工作在非洲的中国人身上得到了延续。“坦铁”的蔓延更多的是一种人情味。

 

中国援建坦赞铁路资料图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奥巴马2014年在美非峰会期间指责中国时,坦桑尼亚时任总统基奎特站了出来,硬气地说:

我建议美国总统不要说中国,如果你们做的比中国好,你们不说我们都会说你们好。如果你们做的没中国好还在指责中国,我们只会认为你们虚伪,动机不纯。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