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人物专访

旗下栏目: 侨界动态 人物专访 华人公司 世界华声

一支“舞蹈”里的往事今朝 专访坦桑尼亚前总理萨利姆·艾哈迈德·萨利姆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张满满 人气: 发布时间:2014-10-23
摘要:--专访坦桑尼亚前总理萨利姆•艾哈迈德•萨利姆
    他英姿勃发,22岁成为非洲最年轻的大使;他和蔼亲切,60年代末任驻华大使结下与中国的不解之缘;他壮志凌云,笑泪中见证了联合国十载的风云;他心怀非洲,奋不顾身地投入自由之战的洪流。他就是坦桑尼亚前总理、前非洲统一组织秘书长萨利姆·艾哈迈德·萨利姆。


坦桑尼亚前总理萨利姆·艾哈迈德·萨利姆

大环境造就曾经非洲最年轻大使 
     第一次与他见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那邻家爷爷般的可爱背影;而第一次与他交谈,脱口而出的是轻松“八卦”的星座话题。生于1942年1月23日的萨利姆,有着典型的水瓶座性格特点:慈善博爱、自由至上、心系天下。面对记者关于他星座的调侃,他大方一笑,点头承认自己的这些优秀特质。天性热衷于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他在回忆起当年二十出头便摘得“非洲最年轻大使”桂冠的人生经历时,并没有过多强调自己的个人能力。在他眼里,当时坦桑尼亚和他能力相当的人很多,他只是运气比别人好,又赶上大好时机。所谓“大好时机”,指的1964年家乡桑吉巴尔的革命以及同年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的成立。革命运动如火如荼,一举推翻了当时的桑给巴尔苏丹国君主制,并成立人民共和国。时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变迁为年轻人的出头酝酿了有利的历史条件;而强烈的献身精神和高度的责任感也是萨利姆眼中出人头地的必要条件。
 
一支“舞蹈”引起的国际风波 
    43年前,“非洲兄弟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结束了中国失位后22年的漫长等待。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的结果得以宣布的那一刻,联合国整个大厅全部沸腾,欢呼雀跃声久久不散。沉甸甸的76张赞成票,26票来自非洲兄弟们。这一次历史性的胜利,时任坦桑尼亚常驻联合国代表的萨利姆可谓厥功至伟,一时忘情的他早已抛开外交家常有的严肃拘谨,激动得手舞足蹈起来。而也就是当时为中国的这一“舞”,给他之后的职业生涯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也为他十年后联合国秘书长的竞选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萨利姆回忆道,他的举动惹怒了美国,西方媒体更是夸大其词,大肆渲染他“舞动”的场景。有文称,萨利姆“从座位上纵身一跃,跑上讲台翩翩起舞”。而根据当时联合国大厅内座位的安排,他是根本不可能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动作的。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收到了很多恶意的信件,谩骂他甚至非洲人民。有人很不友好地称非洲国家为野蛮之邦,说非洲人民是“住在树上的猴子”。就连当时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后来的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即老布什)都致信给他,直言其对中国的不悦。
    1981年,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候选人之一的萨利姆与当时已连任两届联合国秘书长的库尔特·瓦尔德海姆分别得到了来自美国和中国连续16次的否决,两国对反对人选均是一否到底。当年的那支“舞蹈”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美国对萨利姆如此决绝的态度。最后,两位竞选人都选择了退出竞选。
    然而,“舞蹈风波”至今,不管外界反应如何,萨利姆都非常坚定地表示,恢复中国联合国合法席位乃众望所归,是对不公历史的平复。所谓“无中国不联合国”,萨利姆如是说。将一个当时拥有8亿多人口的大国排除在联合国之外是完全不合理的。所以,那一刻,不仅仅是联合国以及所有支持中国的国家喜悦的一刻,更是多年来站在“第一线”为此抗争的坦桑尼亚值得庆贺的一刻。正义人士帮助中国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而他本人也不会为那支“舞蹈”向任何不满之国道歉。一个拥有悠久历史、伟大人民的国度,怎可被联合国拒之门外?无论对他职业生涯造成多大损失,他从不曾后悔。
 
来自艰苦大国的“特殊待遇” 
    当问及为何与中国情同手足、对她如此力顶时,萨利姆深情地回顾了70年代末担任坦桑尼亚驻华大使时的情形。那时中国条件艰苦,交通并不发达,出门也不方便,但中国政府却对这位非洲外交官照顾有加。他最大的感受,是自己出行自由方便。在贴心周到的安排下,他走访了中国东北、中部等地,深入了解了中国当时的民情,而这些都是一般中国人所享受不到的特权。
    萨利姆说,中国从来都是非洲人民最为坚实的后盾,从不吝啬给予其最强有力的支持。在非洲大陆(尤其是包括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南非、安哥拉、莫桑比克等南部非洲国家)争取自由的道路上,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后来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在联合国对中国表现出来的毫不动摇的支持立场,也正是基于这样一份亲如兄弟般的深厚情谊。
    一言以蔽之,中国的胜利,乃得道多助。
 
为非洲争取独立自由的斗士
    萨利姆倾其一生为非洲大陆争取自由与独立的天空和大地,并于1972到1980出任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主席。这是一番令人尊敬的伟大事业。然而,他是如何处理“去殖民化”过程中人民可能出现的负面情绪的呢?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时,就有部分香港居民出于对未来的未知和恐惧而移居出香港,尽管如今重回香港的“倒移民”已数不胜数,但当初的离开至少说明了去殖民化过程中可能伴随的不安。
    萨利姆说,“去殖民化”的关键在于想民所想、做民所愿。在执行的过程中,他所听到的是压倒性的独立的呼声。在桑给巴尔和坦嘎尼喀,大多数人是真心渴望独立的。比如桑给巴尔,虽然政党众多,但“独立”是各党众望所归。当然,也有个别知识分子提出反对,认为独立条件并不具备,独立时机尚未成熟。但这毕竟是小众,不具任何代表性。所以,非洲的独立进程,只要尊重了大众的民意,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我儿子一样被交警拦下” 
    几乎所有在坦桑尼亚居住过一段时间的中国人都会有这样一种体会:坦桑交警喜欢找中国人的茬。这类当地人心中的“白人”是警察眼里的摇钱树。萨利姆在面对记者提到的这一特殊现象时非常坦诚。他说,坦桑交警中确实存在无理取闹、以权谋私之人,但这群人并非只针对中国人。在坦桑尼亚,无论人种,几乎大家多多少少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就连他儿子也不能避免交警的无理盘问。
    记者随后说了两个数字。根据2014年颁布的最低工资标准,坦桑尼亚最低月工资大约为10万坦先令(RMB370),而最低生活开销(只计伙食费)为每月150万坦先令(RMB550)左右。加之这边物价奇高,为中国三倍,自然会让人心生疑问:这样不合理的工资物价比,人们究竟如何生存?
    萨利姆说道,别说普通老百姓了,就连警察、移民局官员、海关官员生活都捉襟见肘,有的甚至难以维持生计。这也是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的一个源头。而坦桑尼亚不比欧美等发达国家,对它来说,腐败的代价尤其大,国家承受不起,最终受苦的还是普通民众。
    这位坦桑尼亚前总理认为,除了那些富人、大亨,没有人会专门为了行贿受贿而行贿受贿的。一般老百姓只要能解决温饱、供得起孩子上学也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当务之急,除了打击贪污犯罪,另一方面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提高人民收入。他指出,现任总统基奎特其实在反腐方面已经了狠功夫了,然而,反腐是一场全民的战役,不但坦桑各部门要参与其中,坦桑民众也有责任投入这场战斗。在千奇百怪的行贿手段层出不穷的今天,反腐更是一场旷日持久之战。萨利姆也希望能教育坦桑民众杜绝不良行为、维护国家的形象。

在坦经商,彼此尊重是关键 
    时值中坦建交50周年,中坦两国的友谊一如既往饱受赞誉,然而,两国人民间的友谊是否也如外交关系一般平稳乐观呢?
    全球化进程的加速带来了一批又一批赴坦经商的中国人,他们在坦桑的大地上奋斗打拼,在对当地经济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对当地社会生活产生了不小的冲击。萨利姆认为,中坦人民之间的问题,主要还是围绕在“饭碗”上。根据坦桑尼亚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坦桑尼亚2001到2011年间失业率最低为10.70%,最高为12.90%。在坦桑人民就业都成问题的形势下,中国商人的到来自然会引起当地人民一定程度上的恐慌。至于中国掠夺资源论,萨利姆笑道,谁不惦记着坦桑的资源?说这种话的西方国家难道就不眼红、不觊觎这块肥肉吗?我们欢迎中国商人的到来,是因为从长远来看,此举是福泽坦桑的。坦桑人民若能习他人之长,必可惠及自身。
    然而,中国商人应如何与当地雇员相处,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放眼在坦中国企业,偶有见到中国老板对当地员工指手画脚、恶言相向,难免造成劳资关系紧张。甚至有部分中国老板称,对当地员工好,他们就会得寸进尺,反倒是多骂骂他们他们干活儿更来劲。萨利姆在谈到这个话题时说,在任何一种关系中都会存在问题,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商人如何在中国对待员工,那么也请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坦桑本地的员工。所有坦桑的员工,首先都是一个有血有肉、知冷知热的人。人一旦遭到谩骂、感情受到伤害,自然会产生不良情绪、制造诸多问题。所以,相互尊重,是维系雇佣关系的基础和关键。而时下这层关系的修复,需要中坦两国人民共同的努力;同时,媒体也有义务参与其中,倡导正确、和谐的相处之道。
 
倍受歧视的阿拉伯血统 
    纵览萨利姆履历,看似仕途平坦、平步青云,实则路途险恶、充满荆棘。2005年在他总统竞选的最后关头,其阿拉伯血统让他饱受争议。所以尽管才华横溢、资质老练,仍不可避免地被狠狠歧视了一把,并最终失利于大选。
    萨利姆仍清楚地记得,有一位女士对他粗鲁直言:“看,我们要的是这种颜色!我们需要一位肤色纯黑的总统。”但当年的这一“惨痛”经历并没有影响到萨利姆对坦桑尼亚做出客观正确的评价。他强调,这种歧视只是少数“精神腐朽”之人鸡蛋里挑骨头找到的莫须有的“罪名”,好置他于不利,并不代表坦桑大众的态度。
    萨利姆在担任副总理及国防和国民服务部部长期间曾走访全国各地,那时全国人民对他的热情和爱戴让他至今难忘。所以,他认为种族歧视并不存在于普通坦桑民众之中,也不会像当年一样左右如今坦桑的政坛。这位自由、平等的卫士说,一旦发现种族歧视的苗头,他一定毫不留情地掐灭。
    当下坦桑尼亚总统大选在即,吵得沸沸扬扬的候选人名单里就有现年72岁高龄的萨利姆。然而,他本人否认了参与明年总统大选的说法。“为国服务的道路有千万种,当总统只是其中的一种。”这位历经风雨的政治家如今早已看淡往事,打算继续在其他道路上为民谋利。
    愿这位热爱步行和阅读的中国老友、自由斗士,尽快走过繁忙的事业季,从此携夫人之手,沐斜阳漫步,倚长椅品书,静享晚年的美好时光。
(文:张满满/图:梁志荣)


责任编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