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侨华人 社会时事 经济动态 文化公益 旅游移民 专栏专题 电子报刊 非洲影像 商务平台

南非

旗下栏目: 博茨瓦纳 赞比亚 安哥拉

【突发】南非总统祖马下台:十年轮回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16
摘要:当地时间2月14日晚,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在总统府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去总统职务。
当地时间2月14日晚,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在总统府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去总统职务。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非国大)主席、南非副总统西里尔·拉马萨(Cyril Ramaphosa)代理南非总统一职。
 
 
祖马发表电视讲话
 
祖马在电视讲话中提到,他不畏惧不信任案或者弹劾投票,也不同意非国大做出的决定。他表示自己不是一个顽固的人,也不怕下台,而只是希望得到尊重。但为了不让非国大陷入分裂,他决定立刻辞去南非总统一职。
 
稍早时候,南非执政党正式通知祖马总统,要求其在2月14日辞去总统一职,否则将在南非议会上对其发起弹劾。
 
 
非国大总书记马加舒勒宣读决定
 
非国大总书记马加舒勒(Ace Magashule)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于此前祖马拒绝提前卸任,非国大将根据党章对作为政党代表的总统发起弹劾。该决议是在充分讨论对南非国家、政府和非国大可能造成的影响后做出的,是最终决定。
 
祖马曾原则上同意辞职,但要求将卸任时间推后3-6个月,遭到了拒绝。马加舒勒表示,2月14日前祖马总统将做出正式回应,但他不认为这个时间是“最后期限”。在此前,非国大将与祖马保持沟通。他还表示,弹劾祖马总统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什么”,只是希望拉马福萨成为总统
 
马加舒勒确认,原本定于2月8日由总统祖马发表的国情咨文演讲,将由非国大主席拉马福萨进行。
 
当地时间周一(2月12日),南非执政党非国大全国执行委员会(NEC)在南非行政首都茨瓦内(比勒陀利亚)召开紧急会议,以决定总统祖马的政治前途。
 
此前一段时间,包括主席拉马福萨在内的非国大领导层数度与祖马就权力过渡问题展开会晤。根据南非媒体的消息,几次谈判都是围绕“辞职条件”展开的。目前,祖马可能将面临783项各类犯罪指控,权力移交前,祖马必然要最大程度确保自身及家人的安全和利益。南非最大的反对党民主联盟还嘲讽道,祖马可以在“监狱里获得最大的安全保障”。
 
拉马福萨(左)和祖马(右)
 
最终双方并没有谈妥。消息人士透露,祖马在12日晚表示不会下台,他本人现在十分“情绪化”,十分“生气”。
 
此前,祖马曾经八次挫败针对他的弹劾。但今时不同往日,特别是在拉马福萨当选非国大主席以后,其处理祖马问题上的部分做法赢得了非国大内部的普遍支持,一些祖马曾经的“忠实盟友”倒戈相向,“绝大多数”非国大成员也已经投靠了新主席拉马福萨。失去背后的党派支持,祖马恐怕很难再次“死里逃生”了。这可能也是祖马最终回心转意的原因。
 
自2009年就任南非总统,祖马至今执政已达九年,但始终花边新闻不断,且深陷贪污、挪用公帑等罪名。2016年,南非法庭宣判祖马违宪,因其未能及时偿还在祖宅改造过程中花费的2300万美元公帑;2017年,最高上诉法院裁定祖马必须面对与1999年军火交易有关的18项贪污、欺诈敲诈勒索和洗钱罪的指控;而长期以来,祖马家族还与印度在南富商古普塔家族关系暧昧,凭借这层关系,古普塔家族甚至能够干预南非政府部长升迁及政策制定,拥有在南非翻云覆雨的能量。
 
 
南非人戏称祖马的妻子们为“女朋友部长”
 
 
耗资2300万美元的祖马私人宅邸
 
 
讽刺古普塔家族成员阿图和祖马“亲密关系”的标语
 
丑闻促使南非国民议会第八次表决对祖马的不信任案,亦是首次以不记名方式进行,但最终没有通过。
 
尽管祖马丑闻缠身,但非国大在决定祖马去留问题上一直投鼠忌器。针对祖马的指控均未被法庭裁定成立是重要原因,更为要紧的是,祖马至今在家乡夸祖鲁-纳塔尔省以及南非农村地区仍备受支持。考虑到南非将于2019年举行大选,非国大不愿因为祖马下台而流失这部分重要的选票。
 
非国大的担忧不是没有理由的。殷鉴不远,2007年12月18日,非国大选举委员会宣布,祖马以较大优势战胜时任总统塔博·姆贝基(Thabo Mbeki)当选非国大党主席。随后,在法院驳回针对祖马腐败案的指控后,非国大要求姆贝基辞去总统职务。2008年9月21日,姆贝基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正式辞职。2009年5月9日,祖马上台。
 
祖马和姆贝基(右)同为曼德拉的战友
 
尽管非国大宣称此举是为了维护党内团结,但之后的事情却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非国大出走者联合其他政治力量,成立了一个全新的政党——人民大会党(COPE)。此外,前非国大青年联盟主席朱利叶斯·马勒马(Julius Malema)被开除出非国大后,于2013年成立了十分活跃的“经济自由斗士”(EFF),并在2016年地方选举中一跃成为南非第三大党。
 
而同样是在2016年,非国大获得了继曼德拉率领非国大执政后最低的政党支持率。从非国大机体中分离出来的政治势力,时时刻刻在消耗着非国大的统治基础。
 
非国大支持率在2016年达到了最低
 
然而,作为在南非政坛摸爬滚打近30年的老革命,祖马在南非的势力显然又非前两位可比。历经八次弹劾而岿然不动就足以说明问题。如果要在议会上通过投票拉其下马,显然又要掀起一番惊涛骇浪,在非国大内部引起巨大的分裂,反对党自然是乐见其成。因此,非国大更希望能把祖马变为第二个“姆贝基”,通过党内逼宫迫使其辞职,把对自身的影响降到最小。
不过,同样基于大选考虑,亦有越来越多的非国大支持者、特别是知识分子认为,本党应尽快与祖马撇清关系,以免选情受到影响。
 
祖马的主动卸任,可能目前最好的结果了。
 

 
 
 
责任编辑:沈鹿

最火资讯